%e6%9c%ab%e4%b8%9611第十一章 方舟之城(六)

柳儿找到大壮和大唐他们,低声说道:“大壮叔,准备一下,我们混在人群里逃出总统府。我和大唐去拿水晶球。”
大壮会意,带着他们去准备了。
柳儿和大唐趁人不备,偷偷来到了将军的书房前。柳儿凭着记忆,打开了书房的门。进到书房里,柳儿发现木匣不在桌子上。
“快找找看,一个小木匣。”
他们翻遍了抽屉和书架,并没有发现木匣。
“看来已经不在这儿了。”柳儿说。
“怎么办?”
“去找伟宸,看他愿意不愿意帮我们。”

柳儿和大唐出了书房,发现走廊上站着一个人,是月婵夫人。两人吓了一跳。
“月婵夫人。”柳儿和大唐尽量表现的平静。
“你们在找东西吗?”
“没,没有——”
“你们是在找这个吧?”月婵夫人从一个小挎包里拿出了那个木匣。
“啊?”两人看着月婵夫人。
“不要害怕,我早就知道你们来这儿的目的,袁教授已经告诉我了。”她把木匣装在包里,亲手挂在柳儿的肩膀上。
“您为什么要帮我们?”大唐问。
“因为我也想改变我的命运。”她笑着说。
“月婵夫人,我想知道,你是否喜欢我?因为我很喜欢你。”柳儿问道。
“当然,还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你了,你很勇敢,有爱心,很像我的苏茜,如果是她,她也会这样做的。”
“谢谢您,夫人。”
月婵夫人点点头:“你们去吧。”
柳儿和大唐跟月婵夫人告别,连忙去找大壮他们。

大壮他们并没有收拾行李,怕引起怀疑,只带了一些必要的东西。看见柳儿和大唐,柳儿轻微地拍了拍包,大壮明白了。然后他指示大家一个一个混在散去的人群里分头出去,到外面再集合。柳儿早换上了一件不起眼的衣服,可是为了保险起见,决定她最后一个离开这里。
柳儿找到伟宸,跟他坐在一起说话,悄悄暗示他们要离开了。伟宸明白了,没有说什么,换上了一副黯淡的神色。见同伴们有惊无险地混出去了,柳儿看了一眼伟宸。伟宸明白了,却站起来走到门口,跟那里的警卫说东说西,指挥着什么。柳儿趁机溜了出去。

外面已经黑了。城里的房顶本来是双层的,里面一层完全是一块一块的玻璃组成,为的是方便采光,白天就打开最外面的房顶,让光线进入城里。此时外面的顶棚已经合上,所有的路灯都打开了。柳儿一直走到总统府附近的一个小公园里,这里看不到人了,大壮他们躲在灌木后面,悄悄地招呼她。
“袁教授的人呢?”大壮问。
“嘿!你们在这儿。”几个年轻人陆续出现了。
“我们一直在附近等你们。”其中一个低声说。
“袁教授呢?”大壮问。
“他在家里,被人监视了,不能随便出去。”
“现在怎么办?”柳儿问。
“跟我们到科研所去,用顶棚送你们出去,袁教授早给你们准备了逃生工具。”一个人说。
另一个人说:“快走吧,他们应该快发现了。我们得争取时间。”
“等等。大壮,拿着。”一个人拿出一把手枪,递给大壮,“会用吗?”
“不会,你教我吧,我学的很快。”
“就这样——”他指点着大壮。
“好,好——”
“快走!”

在总统府里。
今天是这么热闹而盛大的一天,大家都累了,况且将军又认了柳儿为义女,警卫们也松懈了,认为不会发生什么。直到将军呼叫柳儿,大家才发现柳儿和大壮他们不见了。将军闻之,勃然大怒,他下令全城搜捕他们。

柳儿他们正趁着夜色向前赶。年轻人们知道那里没有监控,他们走的都是小道。这时警报响了,警卫们出动了。开着车的警卫很快就布满了大道,一些人开始在小道上搜索。这样下去他们很快就会被发现。他们停下来商量对策。
“我们五个人在前面排除障碍,俊驰你领着他们在后面跟着,赶快往科研所方向去,修杰你带着几个人跟在最后面保护他们,如果我们顶不住了,你们就上。总之袁教授说了,要不顾一切代价把他们送出城去。你们都明白自己的责任了吗?”
“明白了。”几个人回答。
“出发吧。”
几个人拿出手枪,走到前面去了。很快就传来了问话声:
“什么人?站住!”
没有答话声,却响起了密集的枪声,传出人的惨叫声。
“我们快走。”叫骏驰的年轻人说。
他们跟着骏驰走着。前面的人似乎已经排除了障碍,枪声却引来了更多的警卫,他们一面开枪一面往前冲,并命令他们朝没有警卫的小道走。俊驰领着他们走了另一条小道。后面的修杰他们也跟警卫们开上了火。不断地有惨叫声和倒地声。
俊驰他们刚走没多远,就发现前面的小道上来了更多的警卫。
“站住,站住!”警卫朝他们叫着。
俊驰掩护他们朝另一条道走,却中弹倒地了,柳儿惊叫一声。
“你们快走,快走——”俊驰艰难地嚷着。
大壮只得扔下他,领着大唐他们朝一个黑暗的小道上跑去。走到头,才发现这是一个死胡同。警卫们的枪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大壮叔,怎么办?”八哥焦急地问。
大壮想了想,说:“小龙,大唐,我出去引开他们,你们一定要保护好柳儿。柳儿,你一定要带着水晶球逃出城去!”他使劲握了握柳儿的手。
“大壮叔——”
“爸爸——”
大壮不再犹豫,拿出手枪冲了出去。他朝着另一条路跑去,一边跑一边开枪,警卫们开着枪追了去。

几个小伙伴流着眼泪,叫着大壮的名字。
小龙擦了一把眼泪,说道:“不要再哭了,我们得想办法逃出去。”
几个人小心地走出胡同,发现前面的小道上到处都是警卫,枪声已经渐渐稀少,看来他们都牺牲了。
“前面没路了。”大唐小声说。
柳儿想了想,说:“我们去总统府。”
小龙吃了一惊:“你疯了!那不是自投罗网?”
“到处都是警卫,但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会回到总统府,所以这条路上应该没什么人。我们到了那里再见机行事。”
大唐说:“只有这样了。”

几个小伙伴决定了,就往回走。这条道上果然没一个人影,他们悄悄走到了总统府前面,埋伏在小花园里。总统府里很安静,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门前只有两个警卫守着门。
“怎么办?在这里太久会被发现的。”大唐小声说。
“都站起来,慢慢把手举起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
柳儿他们愣了,慢慢站了起来。
“你是谁?”柳儿觉得声音很熟悉。
“转过身来。”那个声音小声命令着。
大家转过身,才发现原来是伟宸。
“伟宸,我就知道是你。”大唐说。
“嘘——”伟宸说道,“你们怎么回来了?大壮呢?”
几个人没说话,擦着眼泪。伟宸明白了,轻叹了一口气。
“伟宸,我们走不掉了。”柳儿急急说道,“我们能在哪里躲几天?”
伟宸考虑了几秒,说:“我知道怎么让你们逃出去。”
“真的?”大唐问。
“我引开那些警卫,你们溜进总统府里,到我的卧室等我。不要让人发现你们。”
“将军呢?”柳儿问。
“我舅舅去警察局了,妈妈也不在。”
等柳儿他们藏好,总统忽然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门口的两个警卫赶快跑过来,问怎么回事。
总统说道:“看见几个人影走过来,看见我,朝那里跑了。”他指着一个方向。
两个警卫赶紧追去。柳儿他们趁机进了总统府。

在警察局里。
将军怒气冲冲地问:“找到他们了吗?”
似乎是一个队长,报告说:“大壮受伤被抓了,小孩们还没有找到。”
“监控呢?”
“也没有发现。”
“混蛋!连几个小孩都找不到?全部都出去找,是死是活都要找到他们!”
“是!”更多的警卫被派出去。
冷静下来的将军想了想,朝总统府的方向看了看,就出门命令开车回总统府。

柳儿他们躲过几个男侍,悄悄进了伟宸的卧室。不一会,伟宸也来了,随手关上了门。
他爬到床底下,掀开了一块木地板。原来下面是一个地道!八哥恍然大悟似的看着他。
“竟然有一个地道?”柳儿说。
“是我爷爷的爷爷时就有了,为了逃生用的。只有我们自己家的人才知道。”
“通向哪里?”小龙问。
“沙漠。”
“你去过吗?”八哥问。
“我爸爸带我去过。”
“谢谢你,伟宸。”柳儿说。
“其实,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帮助你们,还背叛我舅舅和妈妈,他们知道了一定很难过。”
“也许,你想改变你的命运?”柳儿说。
伟宸思忖着说:“有可能吧,妈妈说过,做总统就是我的命运,可是我更喜欢当演员。”
“你做得对,我妈妈也说过,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你在掌控自己的命运。”
伟宸说;“谢谢你。我心里一直很不安,现在轻松多了。”
小龙说:“快走吧,等会来不及了。”
“等等,”伟宸把手枪递给柳儿,“这是爸爸留给我的,你拿着防身用吧。”
“可是——”
“你留着吧,反正我也用不上。”
柳儿说:“谢谢你。保重!”
“等等!柳儿,我能去你的世界吗?”
“不能,你是属于这儿的。”
“伟宸,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大唐说。
“是的,”伟宸笑了,“等城市开放了,我会去找你们,你们也会来找我的,对吧?”
“对。保重!”
“保重!”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
大家一看,将军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支枪。
“舅舅——”伟宸有些惊慌失措。
“你这个笨蛋!滚!”
伟宸赶紧爬起来跑出去了。
“都出来!站起来,手举起来!”
小伙伴们按着指示站成了一排。
将军看着柳儿,好半天才说话:“柳儿,为什么不跟我打招呼就走?”
柳儿没有说话。
“你拿到紫水晶了?”他惊奇地问,“好吧。柳儿,我告诉过你,如果你留下来,你会像公主一样长大,等你长大后,也许会和总统结婚——我看得出,总统喜欢你——以后,这个城市就是你们的,你们将会是这里唯一的统治者,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
柳儿仍然没有说话。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替你自己想想?难道你想回去和你母亲继续过那种清贫的生活?”
“将军,你给我的不是我想要的。”柳儿终于说话了。
“不是你想要的?难道我没有把我最好的给你?”
“你想的只是你自己,我想要我所有的朋友都会幸福。”
“所有人?哈哈哈!”他忽然狂笑起来,“你以为你是谁?你是救世主吗?还是想想你自己,想想你的母亲吧。”
“如果你只想到你自己,你就不配做这里的统治者。”
“什么?你敢指责我?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他发怒了。
“杀我?好啊,从我打算来到这里那天起,我就随时做好了死的准备。不过我告诉你,即使我死了,我的朋友们也会带着水晶球离开这里!”
“是吗?那就试试吧,你这个叛徒!”他用手枪指着柳儿
“柳儿!”大唐惊叫一声。
“不用怕。我死了,你们就带着这个包离开这里,我掩护你们。”
“真勇敢!可惜为什么不做我的女儿呢?”将军冷笑着,却忽然想起苏茜中弹倒地的场面,他的手颤抖了。
柳儿盯着他,忽然说道:“我明白了!都说苏茜是意外死的,也许只有你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吧?”
将军愣了一下,厉声说道:“什么?住口!不许胡说!”
“噢——我知道月婵夫人为什么恨你了,她也猜到了真相,对吗?”
“住口!住口!”他狂叫起来。
他举起枪,可是手却颤抖的厉害,他忽然放下了枪,说道:“我不想再经历同样的事了。柳儿,求求你,留下吧,我会忘掉今天发生的一切。”
“如果你不杀我,我就要和朋友们一起离开了。将军,保重!”
柳儿说完,就要和朋友们一起离开,这时枪声响了,八哥“啊”一声倒在地上。
“八哥!”大唐和小龙惊叫一声。
柳儿回头,看到将军举着枪。
“我不杀你,不代表不杀你的朋友。”他冷笑一声,“如果你带着水晶球留下来,你的朋友们可以安全离开。”
柳儿咬紧牙齿,悲愤地说道:“休想!”
“是吗?你是想看着你的朋友一个个死去了?”他举着手枪,对准了大唐,一边冷笑着说,“你考虑好了吗?”
忽然又一声枪响,将军倒在了地上。他看看自己的胸口,又难以置信地看着柳儿,她手中举着一把枪。
“柳儿——”他轻呼一声。
柳儿忽然惊醒似的,扔掉了手中的枪,捂着脸哭起来:“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小龙赶快去扶起八哥,大唐捡起枪,对她说:“他不死我们就得死,现在我们赶快走吧。”
柳儿看了一眼将军,他还在看着她,柳儿说:“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
小龙背起八哥,说:“你快点,警卫们快来了!”
柳儿来到将军身边,看着他的脸。
“柳儿,我从来没想过我会死,可是现在,我想,这是我最好的归宿吧。”他虚弱地说道。
柳儿哭了:“将军,对不起,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我应该谢谢你,谢谢你来到这里。”他闭上了眼睛。
“将军——”柳儿叫着。
大唐从地道里探出头:“柳儿,快走!”
门外传来警卫们的脚步声,柳儿赶快进入地道里,随手盖上了地道的入口。
总统跑进来,大哭起来:“舅舅,舅舅,快醒醒——”
警卫们跑进来,问道:“怎么回事?”
一个警卫赶快掏出对讲机汇报:“将军受伤了!将军受伤了!赶快派人来!——”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