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c%ab%e4%b8%9612第十二章 重生

天已经大亮了。
在沙漠里的某个地方,几块石头被推开了,露出了一个地洞。大唐伸出头四处看看,爬了出来,柳儿也跟着出来,帮着把小龙和八哥拉了出来。八哥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大家把他放在地上。柳儿撕下裙子的缎带,裹在八哥的胸上。八哥已经奄奄一息了。大家围着他哭泣。八哥睁开一点眼睛,看看大家,又闭上了。他的心跳越来越微弱,终于没有了。
几个小伙伴哭了一会,含泪埋葬了八哥。
现在,只剩他们三个人了。柳儿决定事不宜迟,赶快寻找到小美和莲莲她们。

凭着感觉,他们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尽管心急火燎,他们仍然走了十几个小时才看到了小美和莲莲所在的山谷。等他们走到能看清山谷里的情形时,才发现不对劲。
山谷里多了很多人,仔细看,都是拿着冲锋枪的警卫。看那架势,似乎正在等着他们。
小美和莲莲她们怎么样了?三人顾不得多想,迎着警卫们走过去。警卫们拿着枪,严阵以待。
“哥哥——”
“柳儿!”
“汪汪汪!”
三人走到跟前,发现小美和莲莲分别被一个警卫抓着,连布丁都被一个警卫抓在手里。
“站住!”一个似乎是带头的喝道。
“你们怎么抓小孩?把她们放了!”小龙大声说。
“可以放她们。不过你们得跟我们回城里去。”那个头头说。
“谁派你们来的?”
“姜夫人派我们出城等着你们。想不到还发现了你们的同伙。哈哈哈!”
“嘿!她们只不过是两个小女孩!快放了她们!”大唐喊。
“放了她们吧!反正她们也插翅难逃了。”那个头头命令道。

警卫放了她们三个,她们赶紧跑到柳儿他们身边,小龙紧紧抱着他的妹妹,柳儿也抱起了布丁。小美奇怪地看着他们。
“大壮叔和八哥呢?”
大家互相看看,没有说话,眼圈红了。小美明白了,抹起了眼泪,莲莲还在问着“爸爸呢?我要爸爸”,小龙只得安慰她“爸爸会回来的”。
“好了,回城里再说吧,你们几个小孩子在沙漠里也活不下去。”警卫们用枪对着他们。
柳儿拿出枪,说道:“我们不回去!”
警卫队长冷笑一声,说:“想打呀?你也不看看你们几个人,我们多少人!”
“不,我不想跟你们打,”柳儿冷静地说道,“我只想请你们想一想,你们愿意永远活在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世界吗?你们愿意永远生活在那个密不透风、越来越拥挤的城市吗?难道你们不向往一个空气清新、土壤没有污染、植物生机勃勃,自由广大的世界吗?”
警卫们互相看了看,一个警卫说:“她说的好像有道理啊?”
“你们能改变?”一个警卫问。
“我来自五百年前,我的使命就是打开生命之门,拯救这个世界。”
“可是姜夫人?”另一个警卫说。
“姜夫人欺骗了我们。我们是为了生存才不得不听从他们的,要不然就得被送到城里最外层的工厂去自生自灭,他妈的,我早就受够啦!”警卫丙说。
“真的啊!我也是敢怒不敢言。”
“弟兄们,如果有改变命运的机会,我们何不争取呢?”警卫丙说。
“你们要造反吗?”警卫队长厉声说道。
话音未落,“砰”一声枪响,警卫队长应声倒地,一个警卫大喊:
“兄弟们,愿意反对将军和姜夫人的,举起枪来。”
十几个警卫举起了枪,还有七八个警卫互相看了看,忽然朝城里的方向跑去。

这个时候,忽然城里响起了枪击声,爆炸声,还有火光和浓烟出现,警卫们一个个诧异地看着,互相讯问怎么回事。
“起义了!”柳儿说。
一个警卫问道:“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柳儿想了想,说:“什么都不要管了,我们先去打开生命之门,这才是最重要的。”
“去哪里?”警卫丙问。
“去长城,找到密室。”
“坐直升飞机去吧。”
柳儿他们在警卫们的指引下,在山谷的另一边平地上发现停着一架直升飞机,警卫们正是开着这架飞机发现了小美她们的。
柳儿他们上了飞机,在警卫们的护送下,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长城,找到了密室所在的地方。

等他们下了飞机,发现长城上多了一群人,原来是他们在旅途上发现的另一个山谷绿洲里的族人们。因为好奇,他们也寻找来了,正在漫无目的时,发现了柳儿他们乘坐的飞机。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朝密室走去。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他们打开了密室的门,把紫水晶放在圆孔上,立刻,几个螺旋装置向四面伸缩进去,地下室的门开启了。他们沿着一个旋转的木制的台阶走下去,每个人都惊呆了。
地下室非常庞大,似乎整个山都被掏空了,改造成了实验室。中间是巨大的培养皿,外面用玻璃罩盖着,里面还有灯光照耀着,玻璃罩上似乎还有水汽。大家凑近往里看,一簇簇绿色的微生物覆盖了整个器皿,细看似乎有许多生命在欢快地跳舞,这就是超级益生菌吧。
“需要打烂玻璃吗?”一个警卫问。
“等等,我找找。”
柳儿围着试验台寻找,果然找到一个红色的按钮。她小心翼翼地摁下按钮。玻璃门打开了。所有的绿色微生物慢慢活跃起来,开始往空中漂浮。
“赶快放水晶球。”小龙说。
大唐把水晶球小心地放在实验台上。水晶球立刻发出了万道光芒,跟绿色微生物融合之后,绿色微生物似乎乘上了火箭,快速地飞向四面八方。很快地下室充满了这种奇异的生物,它们又沿着出口向外飞去。大家急忙跟着出去。天已经黑了。发着光的绿色生物冲向了四面八方,很快天空中到处留下了闪烁的光芒。源源不断的绿光从地下室飞出来,飞向远方。空气中留下了清新的味道。

“我们成功了吧?”小美问。
“也许明天就知道了。”一个警卫说。
“嘿,为了庆祝柳儿他们的成功,以及我们的大团圆,今晚我们来狂欢吧,我们已经打了猎物。”一个族人说。
大家欢呼着同意了。警卫们还从飞机上搬来了啤酒和香肠,面包之类,族人们升起篝火,烤起了猎物。大家又唱又跳,每个人都激动、兴奋到了极点。

第二天,大家都还在熟睡,有人大声叫道:“都醒醒,别睡了!快起来看!”
大家陆续醒来,刚坐起来,就发现了异常。头顶上是一片纯净的、蓝蓝的天空,火红的太阳刚刚升起,在空中调皮地跳跃着。
“好美丽啊!”莲莲说。
“那就是太阳?”一个警卫说。
“快看,山变绿了——”大唐喊着。
“我们重生了——”大家对着连绵不断的山脉喊起来,声音传了很远很远。

警卫们先把族人们送回他们的山谷绿洲,然后又送柳儿和大唐他们回去。送到之后,警卫们就立刻返回了,毕竟,城里人们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长老带着全村的人来迎接柳儿和大唐他们,却不见了大壮和八哥,长老非常痛心。
“大壮是最能干最关心族里大事的人,是以后长老最合适的人选,却——他是为了我们才牺牲的,族里人永远不会忘掉他!还有八哥——”
小龙妈妈知道真相,晕了过去。
“柳儿,你做到了!我们所有人都谢谢你!”长老握着她的手说。
柳儿不好意思地说:“大家都付出了很多——”
长老点点头:“你们辛苦了!你们做的都很棒!”

第二天,柳儿要告辞回自己的家了,全村人都来送别。
“你不留下来吗?”一个族人问。
“不了,我想我的妈妈了。再说,我的世界只有两百年的时间了,我得做点什么。”
大唐机灵的眼睛眨了眨,问:“你的意思是,我们的命运也许会改变?”
柳儿犹豫了一下:“我不知道,我不太确定,也许,那是另一场冒险吧。”
大家会意地哈哈一笑。
岩洞里,大唐送柳儿回去,他问:“你会回来看我们吧?”
“当然。”
大唐看着她,变小,慢慢爬着,消失在了洞口。

另一边,柳儿探出了头,看看四周,爬上了地面。她又恢复了原状。令她惊讶的是:她竟然还穿着原来的衣服。她真的去过另一个世界吗?
她坐在地面上,定了定神,看看周围熟悉的世界,不觉笑了。脖子上的泪珠项链竟然还在,这是另一个世界留给她的唯一证明了。她取下了它,小心地放进包里,被妈妈看到了她是没法解释的。她朝妈妈走去。
妈妈惊奇地问:“不是说去玩一会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柳儿看着她的妈妈,情不自禁地扑在妈妈怀里,两手还抱着妈妈。
妈妈惊讶地说:“这孩子怎么了?没有发烧呀。”她摸了摸她的额头。
柳儿神秘地笑了笑,说累了,躺在垫子上睡着了。

以后,柳儿投入到紧张的复习考试中,好久没有来水库边了。
柳儿学校附近是一条拥挤的步行街,很多人没事去那里闲逛。柳儿一贯害怕人多的地方,这天放学早,打算穿过那条街回家,让自己放松放松,这一段学习太紧张了。
走了没多远,她就后悔了,这不是一条整洁悠闲的街道。很多小摊贩在路两边叫卖东西,垃圾,塑料袋到处都是,甚至还有开汽车的司机为了抄近道把车开进这里。她看到卖小吃的为了自己的小吃销路好,偷偷放进一些有毒的化学品;卖鱼虾的喂了奄奄一息的鱼吃了什么,鱼立刻变得活蹦乱跳了;她看到骑摩托车的两个人抢走了一个女人的包,女人哭喊着追了去;她看到一群小孩暴打一个跟他们差不多年龄的小孩,旁边的人并不阻拦,只是围观,拍照;她看到不知道什么原因,城管毫不留情地掀翻一个衣着破烂的小贩的水果篮,并一脚脚地踢他;她甚至还看到恐怖的一幕:一个男人暴打一个女人,旁边站着两个小孩无主地哭泣——这就是她生活的世界吗?这样的世界不毁灭,天理不容啊!

“你们不要互害了,宇宙神会惩罚我们的!”她不觉喊了出来。
旁边的人奇怪地看着她。
“这个小女孩怎么了?”一个人问。
“可能是个神经病,白痴吧?”几个年轻人嬉笑着,从她身边走过去。
“唉,可怜。”一个奶奶站在旁边看看她,也摇摇头走了。
柳儿木然回了家。
她似乎看到一副景象:一列坐满了人的火车飞快地向前奔驰,可是前面的路轨断了,前方是一个万丈悬崖。远处有人看到了,不停地挥手,提醒他们,让他们停下,可是列车上的人,包括司机和乘客,根本置若罔闻,无视他们的提醒,仍然固执地,坚定地开向远方,直到走完它自己的旅程!

等到考完试,放假后的第一天,柳儿就迫不及待地打算去水库边了。她早早地起床,催促妈妈。
妈妈惊奇地发现她整理了自己的房间,还做了简单的早餐。
电视上仍播放着四川大地震的救援情况,主持人用激昂的声音赞扬着救人英雄们,令人动容,并号召民众们捐款救灾。
水库边。
柳儿拨开石头和树枝,发现洞口还在,里面却是黑的,她伸进手摸一摸,摸到一手泥。时空隧道消失了。
柳儿躺在地上思索着:她真的去过五百年后的中国吗?或者,她只是做了一场梦?无论如何,柳儿知道:她不再是那个彷徨、忧郁、不自信的女孩了。
“妈妈,我们钓鱼去吧。”她欢快地走向妈妈。
(全书终)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