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之桥项目组的部分工作人员在一起

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之桥项目组的部分工作人员在一起

他是音乐家,她是作家。

他和她,承担着一个介绍西藏文化、社会、政治、宗教、人物的项目:西藏之桥。达赖喇嘛尊者对这一项目赞誉有加:“这个项目非常非常有用……我对这一项目的所有组织者和工作人员表示感谢。”

他和她,还制作了大量的有关西藏的广播电视节目。

他和她,从洛杉矶来到达兰萨拉,一呆就是六年。

他和她是夫妇,我常去他们家喝咖啡。除了我以外,牛呀,狗呀,也是他们家的常客。

以下是我们初次见面的对话:

为什么选择住在达兰萨拉?

第一次来这里是1993年,为了拍一部记录片《陌生的灵魂》。从那以后,我们常想念这里。后来,在美国,我们见到了神圣的达赖喇嘛。他说,在达兰萨拉,有很多内容都可以拍。这样,2004年我们又来到了这里,再也没有走。

住在达兰萨拉的感受如何?

太喜欢这里了。这是一个最好的工作的地方。的确,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我的太太广播、采访、写稿,我做编辑、摄影、录相等等。很多外国人到这里以后,都不想走,比我们呆在这里的时间长。

和西藏人在一起时,有什么感受?

我们总是感动。说起来,与他们相识,也是因缘吧。另外,对我们来说,所有的关于人权的努力,都是好的,在哪里,并不重要。但就西藏来说,面临的艰难是显而易见的。这个国家,1959年以前,是真正的过着和平幸福的日子,西藏佛教深入每一个角落。可是,中国的入侵,非常残暴,北京政府不相信宗教,认为是毒药。还有一些中国人,根本不懂宗教对西藏的意义,就一厢情愿地认为,西藏是落后的,他们是救世主。是的,西藏问题很复杂,但是,正确和错误,是非常简单、鲜明的。独立的国家被侵略,西藏的文明受到极大的破坏,甚至在被毁灭,这也是人类的灾难。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外国人,那么容易地判断出正确与错误,而中国人,却很难做到这一点?

在中国,没有一个真正的路径可以了解西藏。甚至一些学者,专家,他们也没有那个权利了解西藏。听说,北京图书馆,故宫,真正关于西藏的书籍,从来都没有开放过。因为在那些书籍里,西藏是被称为一个独立的国家的。

很多外国人,其实也不了解西藏问题。那是1991年,为了西藏的人权,很多人在洛杉矶游行时,有一个行人,停了下来,问我:“中国人还在占领西藏吗?我以为他们早就回家了呢!”但是,他们一接触西藏问题,就不能自拔了。在西藏的文明里,尽是诚实、慈悲的故事,爱生命,爱他人。有一次,我在林廓散步,那里有很多的小虫子,太多了,我亲眼看到西藏人,把那些小虫子挪到路边。有的,用石块围起来,怕大家踩上去。有一天,我还看到一只牛想吃树叶,太高,够不着,一个西藏人,就爬到高处,抓着那个树枝,放到了那只牛的嘴边。

我们采访了几百个政治犯。有的阿尼啦,抓进去以后,被强迫脱光衣服,站在也是赤身裸体的僧人囚犯的对面,还必须相互对视。这些政治犯,经历过各种各样的羞辱,以及表面基本看不出痕迹的毒打。他们的遭遇各不相同,但,在被审问的时候,有一个问题,从1959年到现在,包括每个中国占领时期。从来不变:“谁指使你们示威游行的?”中国人不理解,那是他们自愿的,是信仰,是因为西藏没有达赖喇嘛这个事实造成的。

几十年来,他们始终不懂西藏民族,还在说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可悲。

延伸阅读,他和她的网站:http://www.thetibetconnection.org/index.html

──《观察》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ednesday, October 20, 201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