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Share on Google+

记得2001年我因言获罪,于2003年在山东省第一监狱服刑,巧遇监狱图书超市首次开张,我最先从书架耀眼位置上一眼发现了由李辉著的《胡风集团冤案始末》(湖北人民出版社2003年1月版)新书。此书全面揭示“胡风冤案”这一中国经典知识分子遭受政治迫害的内幕,立即诱发了我的同病相怜之感。这在当时我精神负枷,信息完全封闭的劳改场所,能看到这样一本刚刚上市的政治新书,实属不易。我当即买下此书。从此胡风感觉伴我走过了剩余的全部刑期。刘再复在该书序言《历史悲歌歌一首》开篇明言:“胡风问题,几十年来一直牵动着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灵。他笼罩在中国知识分子心中的阴影,至今还没有消退”,此说可以看做是一部中国式的知识分子悲惨命运的控诉。我为此还曾写下读《胡风集团冤案始末》有感一诗:

自古笔墨多滋事,
独持已见成钦犯。
三十万言肝胆热,
二十年史春秋寒。
一纸昭雪一捧土,
历代异议历代难。
毛公胡老皆已去,
江胡又兴文字案。

追索胡风案历史成因,还在于此人颇有才华,但却固守己见,恃才傲物,为毛泽东改造知识分子政策所不容。胡风集团冤案折射了中国群体知识分子在“红色记忆”统治下的历史宿命。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57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