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麻烦又来了

牛化生可怜,牛化生再也不挖洞了,也不再骂猪。许多时候,如果不是听见陈德方女人这样的谩骂:牛化生混蛋,牛化生疯子,牛化生恶棍,牛化生人渣……我们会以为牛化生已经从洪坛冈上蒸发。

于是,日子又过得心安理得了。

这时候,陈德方女人为了省钱,帮我们在山上自酿了一缸米酒,我们嫌酒不地道,不怎么喝。这样,倒是便宜了开始像蟑螂一样缄口的牛化生,他成了酒精的受益者。他常常趁我们不在偷喝我们的酒,喝醉之后就更安静,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倒在猪粪里人事不省。牛化生的表现让我们满意。然而,洪坛冈上并不平静。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