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外面根本就没有太阳,但他仍然感到眼中刺入了炫目的光线。假如这时有人从远处看过来,他会像一张被揉皱的纸又在被缓缓地展开,假如相反再从近处看,那他就变得像是在坚硬粗糙却又裂开了一道缝隙的砖墙间渗出的一滩水迹,正被放大着蔓延开去。空气很潮湿,显然因为前几天连续下雨的缘故,今天早晨雨停了,天空显得益发苍白。他仰脸看天,一阵晕眩,放佛有股难以抗拒的力量正朝后推他,迫使他非得用力才能跨过脚下的门槛。

门,原本就大大方方的敞开着。

确切地说,今天他可以回家了。

更确切地说,七天前他因为跟人打架被拘留了。这七天里,他和十几个陌生人关在一间屋子里等着回家。那七天他始终昏沉沉的,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然而现在他却一点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想过些什么,如同那盏彻夜不灭大放光明的灯把一切笼上了一层昏黄的色彩。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