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往往自己没长好就怪造物主厚彼薄他故意偷工减料,就像国人的思想越残嫉越要和上帝讨价还价,而洋人即便丑但看上去有备而来且不失个性。比如法国可以生产丑学并自我欣赏,美国可幽默自嘲英国人即便生丑了依然高视阔步,而在中国文学大师无论怎么批展陋况也难登大雅。
一个既玩不起丑也玩不起美的民族,这样的民族适合平庸,平庸久了必是人人闷骚,而闷骚一旦普及必生压抑,于是我们有了金瓶梅肉蒲团灯草和尚,但我们终究撕裂了千年中庸或被撕裂,我们玩不起英雄也消费不了美人。

没人敢像高校长这么有底气直面一封分明不存在的信反让方鸿渐自责不已,除了训练有素的政客。同样是博士造假,没人能像韩教授博士这么面无惧色的让所有人深信不疑——韩教授的重度口吃以至费尽心力的每次口吃都在彰显他透彻心肺的全面真理,他清晰可触的硕大喉核一次次夺人眼球的升升降降,他倾其所有咬出的每一个字都让人觉得来之不易并让人联想到他不可撼动的伟岸人格。

无论韩教授的博士帽真假,没人敢怀疑其真实性和他的真诚,至少还没做贼就心虚一做贼就肾亏的方鸿渐不敢。这很象年少时也略带口吃的本酒葫芦,明明错了因为口吃竟让老师觉得我没错,后来初婚明明自己偷情,因为口吃竟让首任夫人不忍责难,再后卖给客户图书以旧充新,也因为口吃那个美女客户竟义薄云天化干戈为小媚又以当新书价狠购了我一车破书。

我当然也必须让美女客户舒心泽胃再松骨,只可惜肥了本酒,但却亏了官府。

2016-09-09黄昏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55——泼墨行政院):

然陆子潇简短而辽阔的鼻子就像被人一拳下来要守住㡳线决不后退半步于是向两边蔓延的极像一个没落帝国的长城防线随时迎候任何形式的来犯之敌,御敌于眉睫之间,葬敌于鼻梁之上,虽万死而不辞,岂可乐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