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1.

申先生的大姨太,是民国二十六年过世的。太姨太过世没多久,日本人就打进了上海。国事艰辛,弄得大姨太的葬礼都无法做得像样。参加葬礼的人们,只对申先生不停地流泪印象深刻。按照福生后来对祥生的说法,不管哪能讲法,人家毕竟是申先生的结发。由于大姨太是在申常德成为风云人物之前嫁给申先生的,所以福生又把她和申先生称之为患难夫妻。福生对申先生大姨太的死,不无伤心。从此以后,再也听不到自己父母生前的故事了。不管福生如何的不喜欢大姨太躺在烟榻上的颓废模样,毕竟从那个颓废的女人那里知道了许多有关父母的往事。尤其是,大姨太不仅熟悉福生的父亲,还见过福生的母亲。那可是连申先生都没见过的。申先生只知道福生的母亲是个好女人,不知道那个好女人有着如何姣好的模样。

祥生是在申先生大姨太死的那一年回到上海的。重新出现在福生面前的祥生,比以前更加英气勃勃,却没有了过去的潇洒倜傥。仿佛所有的灵气,全部收敛到里面去了似的,不仅不善言辞,甚至连表情都有些呆滞。有时看上去,简直像个智障儿童。祥生这付模样,弄得福生忍不住悄悄地问申先生,大佬倌是不是学功夫学戆脱了(傻掉了)?申先生呵呵一笑,回答说,你不懂,不是学戆脱了,而是学到家了。这叫做,大智若愚,大音稀声,大巧若拙。申先生接着小声对福生说,祥生的师父有趟仔路过上海,私底下称赞,祥生是个罕见的奇才,功夫已臻出神入化。不过,申先生叮嘱道,心里有数就可以了,不要对外张扬。福生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心里还是不明白,祥生到底出神入化在哪里。直到亲眼见识了祥生飞身把枪口里射出去的子弹夹回来,福生才知道申先生此言不虚。

祥生夹回来的是祝武进祝爷叔射出去的子弹。当时在场看见这一幕的,除了福生,还有申先生。且不说福生看得如何目瞪口呆,即便是一向目中无人的神枪手祝武进,也惊讶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从此以后,祝武进再也不肯在卢家兄弟面前称爷叔。祝武进后来对福生说,不要再叫我这个现世(丢人的)爷叔。当时在场的人当中,只有申先生不显惊奇之色,仿佛早在意料之中一样。申先生伸出食指,同时朝呆若木鸡的福生和祝武进点了点,刚刚看到哦,只有阿拉四个人晓得哦,永远不要向第五个人提起。

这一幕虽然成了在场四个人的秘密,但这件事却跟第五个人有关,就是后来做了祥生妻子的林芬妮。正当祥生准备返回华山之际,正当福生为此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林芬妮,阴差阳错地把祥生留在了上海滩。福生后来不止一次地感叹,芬妮阿嫂和大佬倌真是有缘。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一个刚要走,一个哭着来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