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

进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

——谢灵运

之壹

假想敌,来吧!
蜕皮的长街,
递来吊车的长臂
偶发的婉转。
仿佛吊儿郎当,
实地雕琢空虚,
无助于更无聊。
快餐店里的荤素,
借打桩机寡淡的
轰鸣打趣鸳鸯。
夜雨从地产公司
抠出酱油和腐乳,
消防池升起烤鱼的文火。
两个人就地支起胸罩,
把软鸡蛋煮硬。
紧蹲在卡车里的民工们,
像满车的煤气罐,
从楼背后经过;
我炉子上的火苗,
吮吸着,
车胎留下的烟土。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