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古泉出大荒

Share on Google+

——黄元璋《回首风涛开怀天地》序

曾有人设问:如果人类向茫茫星际的未知生命发出信号沟通,先向他们介绍地球上人类文明成果,应发送出哪些产品?当时笔者看到国际公论遴选出来的推荐清单,计有:古希腊柏拉图的《理想国》、基督教圣经、中国唐代李、杜的诗、英国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德国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中国古典诗在人类文明中的崇高声誉,它在中国文化中独占鳌头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然而,往者往矣,“昔人已乘黄鹤去”。在现代中国,曾经辉煌于史的文化瑰宝——中国古典诗词,业已急遽衰落,甚至后继乏人了,诚可谓“此地空余黄鹤楼”也。

自1905年废除科举考试后,中国的优秀智力资源,扩散到了比以前远为渊广复杂的新学领域,传统诗文学术已不复占据核心位置。特别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白话文狂飙突起,新诗顺势成潮,古典格律诗词的声气渐弱。而新文化运动的文坛领袖,其主要精力又都放在了白话文和新诗的创作上,对传统诗词,或弃之如敝履,或顺手偶尔为之,沦为业余消遣。于是,古代中国那种极一时之盛的诗坛景观,已成遥远的回响。洛阳纸贵的佳作殊难再现,众望所归的诗人举目凋零。古典诗词演变为文化遗民个人把玩吟哦的游戏,演变为三五人圈子里的私下传阅物,浅吟低唱,空谷幽响。在此业余活动的“自留地”吟诵中,成绩上得了台面的诗家已然不多,就笔者阅读所及,仅郁达夫、鲁迅、陈寅恪、南社二三位、以及邓拓、田汉、聂绀弩……诸家而已,与诗国的辉煌历史相比,已寂寂然寥若晨星了。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5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