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墨客

(一)

列巴不是哈尔滨人所喜欢的俄式大面包,他是我的一位同事,姓名与“列巴”谐音,所以我私下称他列巴先生。

列巴先生是一位文人墨客,也是个宝货。他进学府时间比我晚得多。列巴先生颇具才情,很早就编纂过一两本书。其中较厚的一本,是关于台湾百科知识的,鸡零狗碎,大多是从各个报刊上剪下来的豆腐块,编辑而成。另一本较薄,是关于古代官员廉政的,像故事又像史料。总之他的两本书,是紧跟政治形势的书,不过还是有价值,不像世纪交替时代泛滥成灾的官员出书,把在任期间做的报告、发言、批示一古脑儿搜罗起来,用公费印成豪华本,里面的大作全是官话、空话、假话、大话,真是图财害命,误人子弟。

列巴先生曾经有一位在省城文化界知名度相当高的妻子,是女诗人。她的诗在语言和表现技巧上猛下功夫,可并没有什么生活和思想内容,都是些莫妙奇妙的心理感觉。作品不过如此,可是她的作派却实在不同凡响。到了五十开外的年龄,浓妆艳抹且不说,那新潮的装束和时尚的发型,与她的年龄反差太大,令凡夫俗子不能够接受。所以她的知名度,并非来自诗作,而是来自她的惊世骇俗的举止打扮。列巴与她是中学同学,后来都成了文人墨客,两人的同学之恋应该是天作之合,但却终于劳燕分飞,不知何故?或许因为列巴是农家子弟出身、而女诗人却是书香门第罢!女诗人的父亲是大学中文教授,热衷于在名利场上横冲直撞;母亲也在大学教书,是讲日语,因为在日本生活过多年。花甲古稀年龄的她,依然饶有风姿,当年的风姿绰约,是自不待言的。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