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让奔腾的浪涛铸成巨匠的形象
在上苍之顶,欢呼辉煌的塔楼放射出灿烂的光芒

孤独者的歌,永远在海上漂泊
陆地被吞噬,赖以兽群的目光被
金属割断,发出碎响
岩上亘古的文字,喷吐千万年淤结的泥沙
日月惬意,灵气闪闪
人类与崩裂的长谷融为一体,下巴扭曲
方舟被碾扁,在冥河之中苍白或者阴绿

而每一扇窗都曾是大地之洞,任众神遨游
最可崇拜的马头肖像铮亮,随阵阵狂风摆动
幻想着世纪颈脖的膨胀,向上伸展
但无法充填空腹,婴儿纷纷变退成化石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