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谢国栋感慨武装和平,梁复生一行劈波斩浪

谢国栋夫妇带着一行人来到香港,又在香港花园道附近租了一套客房,也算是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了,方孟豪他们得知姑丈谢国栋等人已经来到香港,心中难掩喜悦之情,於是双方约定一起去圣约翰大教堂碰面,说起圣约翰大教堂,那环境真的是太幽美了,数丈高的棕榈树,植在碧草如茵的草坪上,在一片矮树丛中又点缀着几朵娇艳的红花,领略到如此美景,谢国栋心情自然是比往日舒畅了许多,忽然教堂的草坪上跑出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女孩,一个拿着生有翅翼的和平女神像,另一个却拿着一具小型坦克车,她们又很天真的把和平神像摆在坦克车上,看到此番景象他的脑海里忽然闪念过谢穆澜,谢国栋心中突然又喜从悲来,不由得升起一股莫名的惆怅,身为父亲何尝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还活在世上,谢国栋驻足观望着草坪上这对嬉闹的外国小女孩,须臾了片刻,嗓子里突然冒出低沉的声音:自从人类有历史以来,哪些幻想家以及天才的孩子们妄想着如要和平必须要武装,而我们这些在武装和平下苟安的人们,也只能妄想着有一日和平不需要武装。
众人听到谢国栋此番感慨,纷纷都低头不语,场面气氛顿时沉闷起来,此时方孟豪早已经在圣约翰大教堂等候多时,不一会儿功夫,谢国栋等人终於来到教堂里面见到了方孟豪和何晓玉,方孟豪见到姑丈,迎身前去拥抱,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足足有一刻钟时间。
方孟豪双手紧紧握住谢国栋:姑爹,您辛苦了,这两年一个人过的还好吗?
谢国栋唤来卫玉英,挽着她的手,装作一副和她亲密无间的样子,卫玉英则含情脉脉的注视着谢国栋,谢国栋情到浓处脱口而出:这是你小妈给姑爹介绍的对象,现在已经成了我的内人。
方孟豪和何晓玉会心一笑,连连点头,方孟豪赞道:姑爹总算有个人作伴了,这是何等的喜事,我们回去好好庆祝一番。
谢国栋回执方孟豪:你和晓玉的婚事进展的如何了?
方孟豪抓耳挠腮,回头盼了一眼晓玉,晓玉本是害羞之人,被这麽一问,不觉一轮红潮泛上脸颊,方孟豪见晓玉低头不语,只能吞吞吐吐的说道:这就快了。
谢国栋:那我还要等多久呀,你让我这老头子别拖後腿,自己却托起後退来。
方孟豪回答道:我们也想尽快办了,只是晓玉的父亲何伯伯最近不知怎麽的,一直高烧不退,医生诊断为肺炎,晓玉本是孝顺女儿,自知理应照顾父亲优先,等何伯伯身体痊愈,我们立即举办婚礼。
谢国栋急忙说道:何教授年事已高,身体自不如从前,加上这几年为国民党的币制改革操碎了心,岂有不病的道理,暂且让他先歇养几日,改日等情况有所好转,我也好来登门拜访。
时间过的真快,一晃半日就这样过去了,方孟豪一行人走出教堂,各自都散了去,双方约定晚上再聚相会,也好把酒言欢一番,方孟豪想来是希望替姑丈接接风洗洗尘。
继续说梁复生一行人,自始至终都搭乘着弗兰特的斯坦亨特利号一路劈波斩浪,船行驶至维多丽亚港湾时,众人闻得不远处有军舰鸣起一阵隆隆的礼炮声,梁复生和杨涟走到船的甲板处伫立眺望,只见一群人正在岸边欢呼雀跃。
杨涟疑惑不解地问梁复生:难道他们是欢迎我们到来吗?
梁复生摇摇头说:不是,这是新任港督来接任了,所以才鸣礼炮。
杨涟捋了一把胡子说道:我还以为是何等的荣耀,不就是放了几个大炮仗,只会拿炮声吓唬人。
梁复生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的那艘军舰,自言自语道:这虽然与武装和平无关,却也是一个唯鸣炮才能欢腾的表示。
杨涟愈发觉得不解:复生老弟,你是在说哪门子话呢?我是一个粗人,不懂你说的这些道理。
梁复生笑而作答:军舰代表武装力量,它要秀下自己的肌肉,证明自己的力量强大,这不光是给外人看,也是给自己人一个警示,我们现在所处的和平环境正是基於这样武装下的和平。
梁复生继续说道:无论是不同族群之间的争斗,还是国共两党之间的手足相残,无非都是为了利益而战,不同派系的利益诉求各不相同,很难寻找到利益平衡的支点,因此人类自有历史以来就开始了互相残杀,只有彼此把对手都打疼了,才能告诫我们的後人,战争是极其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
杨涟追问道:既然你都说了和平来之不易,那麽我们此行目的又是什麽?难道一定要通过斗争才能换取和平吗?不就是几个党国的蛀虫,又不是当年日本人侵华,必须要全民群情激愤反击异族入侵,何必要带着一群人马这样兴师动众来到香港调查所谓的缉私舞弊案?
梁复生举例说道:从北伐战争结束,到抗日战争爆发期间,民国经历了黄金十年的发展期,特别是江南一带,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然而这样的和平是真实的吗?国家羸弱,我们却在自己窝里斗,商人之间为了垄断一方市场不惜贿赂官员,官员为了延长自己的政治生命不惜贿选获得资格,我们把人民的钱使劲的折腾,难道就是为了制造这一繁荣的假像吗?我们的人民真的富裕了没有?先总理的藏富於民这一理念何时才能够实现?行总舞弊案这样监守自盗的教训我们还能经历几次?
杨涟仿佛听出梁复生的话外之音,於是提出不同观点,杨涟说道:不管是和平还是战争,不管是民主还是独裁,其目的无非就是希望获得国家的统一和稳定,我说的没有错吧?
梁复生点头赞道:你能有所领悟我很欣慰,其实人类永远摆脱不了竞争,民主国家的人受教育程度高,所以可以通过文斗互相竞争,而我们现在四万万同胞,大部分都是文盲,又吃不饱饭,所以才要武斗窝里反,於是先总理看到了这一点,提出先军政後宪政这一理念,这也是基於现实国情,如果不先独裁,又何谈将来的民主社会,如果不反腐缉私消除积弊,又何来币值改革的新生?我的这些话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前後左右都很矛盾,大部分人未必能够听的明白,只有智者自己慢慢去体会了。
杨涟感慨道:听君一番话胜读十年书。
船靠了岸,梁复生携着谢穆澜下了船,一行人就近找了一家旅舍就此住下,铁血救国会的到来势必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几路人马各自人头攒动,汇聚在这座岛城,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此拉开序幕。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