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蜓》 张执浩

比燕子更轻巧而透明的飞
六月的蜻蜓
运输阳光的飞机

从稻田里传来的喜讯,鼓舞着
我们这些农业的孩子

在正午
蜻蜓负载着纯洁和优美

我们无法接近
我们只能对阳光说:瞧!
“这是我们集体梦想的高度。”

其实,还有其它的飞
在空中
可除了蜻蜓,我们不能说出
因为我们是一群站在农业深处的
专注的歌手

张执浩是农民之子,在《蜻蜓》这首1990年写的早期诗歌里,蜻蜓做为农作物的益虫,协助农民祛除蚊蝇,以农业守护者的角色出现,与农民诗人站在一起,共同歌咏土地与生活之美。张执浩诗选《动物之心》(1990~2007),选集中出现了三十种以上与乡村有关联的意象:蜻蜓、苹果堆、采石场、蛇皮、蜗牛、白菜、葫芦、双仙村、猪、煤矿工人、木匠、稻草人、咸鱼、皮影戏、牧鸭女、拔稗者、杀猪的少年、推磨的农民、牛犊、抡锤的人、麦子、羊羔、鲤鱼池、挖藕、击鼓传花、太岁、神马、淘米水、拔大蒜、告地书。这些作为诗篇里启动诗意回响的核心意象,却普遍散播出乡野疲蔽、生活泥泞的气息。比如在《隆冬一瞥》这首诗,正当大地被暴风雪肆虐,作者瞥见了山腰上状如黑炭的采矿工人彷佛幽灵的身影。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