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迟:演变

Share on Google+

我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泌尿科工作,主要擅长并精钻一些突发稀少的外科急救。我最成功并且使我破格晋升的成绩,是在1989年6月初施行的一例罕见的“男性阴茎海绵体断裂后自体移植”手术。这样的病例,即使在临床外科学浩如烟海的学术刊物中,也很难见诸报道。更不用说在实际中碰到这种,由非利器伤害而自然造成的海绵体完全断裂的病例。如果你是一个成年男人,或者是一个有过两性经验的女子,都会知道男性阴茎在平常状态下,是萎缩而柔软的,完全不可能想象会像骨头一般折断。在排除锋利的金属器具故意或偶然的伤害外,唯一的发病机理必须是在阴茎最充分勃起,并已临近高潮,血液处于最大的充盈,使平常松驰的海绵体,变得异常刚硬和最膨胀的时候,突然受到急剧的、瞬间的、与之水平垂直方向的、强烈外力的打击或挫折,才可能发生自然断裂。

但幸运之神在那个不平常的夜晚,向我降临了,我立即抓住了这个良机,使我的专业才华发挥得淋漓尽致,手术圆满成功。然而,后来我的家庭为此发生了巨大的变故,也使我常常感怀那个成功的夜晚。

现在,为了调回老家,我和妻子分居两地,已经三年了。我们的老家都在成都。但是我从上海医科大学毕业后,分配在了重庆的山城急救中心;我妻子毕业后留校,在西南师范大学教中文,也在重庆,却是在远离市中区的北碚区。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2,39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