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春节探亲的机会,我四下里打听消息,到处托人找关系,想办张患有严重疾病的证明,目的无非是以病退为由返城。事情进展得刚有了点眉目,忽然听到一条令人振奋不已的消息,说是停办了多年的大学要恢复招生,须经过基层推荐和文化考试,择优录取。这消息像一股春风,吹得人心里暖暖的、痒痒的,不由得不信。我赶紧翻箱倒柜找出了几本当年学过的数理化教科书,装模作样地开始复习。上学时,我的学习成绩就不好,而数理化尤其差。一晃,学业已经荒废了七八年,再加上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冒充患胃溃疡、高血压或心脏病之类的难言之隐和形象表演,哪里还有心思学习?我瞪着那些抽象的公式和定理,只能说似曾相识,至于用它们来解题,我的头一下子就大了,连连告饶:久违了,sin和cos;久违了,麦克斯韦方程!

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插队的那个村子里的杨会计寄来了一封信。他用了电报式的语言在皱巴巴的纸上只写了短短的一行字:

见信速回小队,孩子们正等着你给上课。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