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月色晦暗,灯光低迷。幽静的小花园扑面而来。一前一后两幢楼房,悄悄伫立在树木掩映之中。仿佛是个不寻常的客栈,又像一处秘密据点。心中不由格登一下。那个暗影里的声音,轰然响起:我们有一千种、一万种办法叫你死。叫你死得无声无臭,死得痛苦不堪!难道说……小平头脸上的神情,不由变得诡异起来。什么叫做:眼下先解决你的安全问题。会不会是句反话?

走廊里静得出奇。一个警官身着便衣,眯着眼睛迎出。微胖,脸上似笑非笑。手臂一挥,引入一间办公室,有条不紊地办理同样的手续。裤腰上一样的不许系皮带。看上去好像没有加害的意思。还不无调侃地说了句:你紧张什么呀?笑笑。没吭声。刚才确实紧张了。当着全世界的面朝平民开枪,随便一句把他铐起来就铐起来,谁知道你们还会干出什么事情。仿佛知道在想什么似的,警官朝脖子和手腕上的绷带扫了眼,没事吧?耸耸肩膀。警官低下脸,察看一张表格。明天会有医生给你换药。警官头也不抬地咕哝一声。全然一付公事公办的口气。

房间在二楼。随着微胖警官,踏着油漆过的楼梯,拾阶而上。不知为何,楼梯被漆成淡绿色,墙壁是浅黄的,扶手暗红。脚下的走廊,与楼梯一色。浅酌低吟般的颜色搭配,感觉像个色情场所。好像还配备有暖气,连楼道里都暖洋洋的,一派春意融融般的酥软。比之刚刚离开的那个阴冷牢房,此处全然另一番天地。奇怪,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