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飏:泡沫之夏

Share on Google+

随手写下题目,便意识到很可能这是某个无聊电视剧或网络小说的名字。虽然并不怎么去关心它们,但防不住无孔不入的宣传,不知不觉地脑子就被留了记号,伺机它就会蹦出来。不过,要在十个字内起一个不重复的题目,本来就不太可能。

六月最后的一天坐上东航的飞机返回上海。机舱坐得并不满,有不少空位。都是由于“猪流感”。很多国内主办的国际性活动因此被取消,至少是将从美国回去的人婉拒。新奥尔良的市长在上海被隔离就是示范。愿意试一试?除非你的官衔更大。几年前的“非典”,政府捂着掖着,最后落得在全世界面前大失颜面。这回碰到疫区在美国,便大张旗鼓宣传。媒体也心领神会,连着几个月的新闻也不用考虑别的头条了。我的岳母从深圳来电问起疫情,我们说街上尚未出现口罩。这令她有些不解,甚至有些失望地说:“怎么这样?你们也太不重视了!”当然,我坐的飞机即将降落时,重视还是来临了。先是东航的空姐挨个用耳孔体温仪给每个乘客检查,着陆后,几个穿着密封的防护服的检疫人员登上飞机,手举体温枪,在每个人的额头隔开点距离“啪”地来那么一“枪”。所有乘客还得填写详细的表格,留下抵达后的地址和联络方式。在走出机场海关前,另有两道关,需要再次核对检疫表格的内容。万一过后所坐的位置前后三排之内有人被查出得病,那么这些人都将被召回,送进郊区某个旅馆软禁起来。因为风向的因素,从美国飞中国比反方向本来就多个把小时,现在“猪流感”又添上一小时,加上东航晚起飞两小时,旅程被极度拉长。走出浦东机场时,我觉得像是刚刚完成了一次环绕地球的旅行。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9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