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很久没有写信了,从上网后,小三年了。而我是个喜欢写信的人。一生漂泊不定,下乡、回城、读书、任教,以后又离国,书信有如风筝的线绳,牵连悬浮的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漂泊中、孤零中、寂寞中,书信像家乡的泥土使你温暖慰籍。不同的笔迹,带着不同亲友的气息,牵连你生命某一角的情感和记忆。“见信如面”是俗套话,但也确切。写信、盼信、读信,往返的文字在漫漫的时间中,像雁阵、像季节,在茫茫的天际铺就一条家园的道路。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告别城市、家人,下乡到东北,在空旷荒漠的大地上,冰天雪地的寂寞中,孤单可想而知。异乡陌野没父兄、没教堂、无书籍,生活亦艰苦,于是书信便成了生活的一个盼望和寄托。被迫的政治集体中,书信是一份私下的个人生活,在精神成长的时期,为他敞开一条心灵的通道。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