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89%be%e8%8e%89%e5%b0%94我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不同在哪里呢?我觉得有两个我,一个已经长大了,成熟了,可是另一个我却拒绝长大。另一个我有一颗童稚的心,总是带着一副懵懂、好奇、天真的眼光打量着这个不可思议的世界。这个不可思议绝不是褒义词。在我看来,这个世界是有秩序的,人们本应当有条不紊地生活着,可是人们总是愚蠢地打乱秩序,为了这个那个可笑的微不足道的理由。

但是我不太肯定哪个才是真实的我。是那个成熟的我,还是童稚的我呢?现实中我个子矮矮的,长着一张娃娃脸,嗓子里发出的绝不是成熟女人的声音,而是少女的声音,更要命的是我永远学不会用成人的眼光和思维看待这个世界。你能想象出这样一个女人吗?

有时候我想难道我永远生活在了我的少女时代?可也不对,因为现在许多少男少女都是一副老练世故的样子,所以我又想,可能我生活在远古的少女时代,那是什么时代呢?可能是在丛林里,或者是在大洪水发生以前,那个时候的人们是自然的,带着天真的、野性的质朴。
我怎么这么与众不同呢?

这个真让我吃足了苦头啊。

我去应聘工作的时候,负责招聘的人总是用一副似笑非笑的眼神打量我,然后客气地请我回家等通知。时间久了我就明白了,这个通知永远是石沉大海的。没有底薪的推销工作我倒是做过几次,麻烦在于客户总是用一双怀疑的眼光打量我,不知道是不是在掂量我到底值不值得信任。掂量的结果肯定是我不值得信任,因为迄今为止我还没有推销出去一件商品。我一点菲薄的积蓄也所剩无几了。

一个发传单的老板问我愿不愿意发传单,每天结账。这倒不错。我问怎么结算,他说发一千份十元钱。我暗暗合计了一下,一天十元钱?老板似乎猜到我在想什么,告诉我你不会多跑点路,一天发两千份,这样就有二十元了。我想了想,还是不划算:路走的多了,我肯定会又渴又饿,肯定要买吃的喝的,这样二十元还不够我一天的生活费。虽然兜里只剩二百块了,我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开了。

忘了说一下,我现在还是单身。前几年正当年龄的时候,我也试图找过男朋友,想像其他女人一样,把自己嫁出去,可是失败几次之后,我就越来越想不起这件事了。很显然地,中国的婚姻是讲究门当户对的,像我这种一没家庭背景,二没财富,三没姿色的女人,基本上属于失败的女人,只能剩着了。可是且慢,听说你们国家光棍儿多呀?是的,再失败的女人也好歹是个女人不是,还能供男人发泄,还能给男人传宗接代。许多女人不都是这样把自己嫁了吗,至于爱情存不存在,谁在乎?它能当饭吃吗?可是有些痴心妄想的女人,比如我,总幻想着有一点浪漫的爱情,不想让自己的婚姻生活像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味。你问失败的女人难道就不会遇到爱情了?也有的,在中国,不管你有多失败,总会有一个比你更失败的男人看到你的价值,一边嘴上说着“我爱你”,一边在心里暗暗估量你对他有多大的利用价值。看清了这个真相以后,我就再也不敢想着找男朋友的事了,因为我不想像一个牲口那样被人估量价值几何。在外面为生存而战,回到家还是勾心斗角的战场,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思?如此一来二去的,我就剩着了。网上说我这个年龄的属于齐天大剩,好吧,咱也好歹修炼成佛了不是。

有人问你咋不回老家去?我不愿意回去,我来讲讲原因。我所在的农村是一个一般的中国农村,也没有什么资源可供农民们暴富。我的父母们一年四季在贫瘠的土地上耕耘,绝对不是为了指望这个发财,仅仅是为了自己吃饭的时候不用去买。作为一个农民,自己吃的粮食蔬菜还得去买,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农民的本分你都忘了?前些年父母们使用的农具还是几千年前的祖先们发明的,这几年也添了一些收割机什么的现代机械,减轻了父母们的一些负担,但基本上都还是手工劳动。这种枯燥、劳累、日复一日的生活吸引不了年轻人,他们纷纷离开农村,走进城市或者沿海打工去了。这些收入也成了农家安身立命的主要财富来源。

我的父母们因为没有见识过城市的繁荣和官员们生活的奢华,所以他们总是满足于几千年来留下来的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生活于20世纪的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在《西西弗神话》里写道:“诸神判罚西西弗,令他把一块岩石不断推上山顶,而石头因自身重量一次又一次滚落。诸神的想法多少有些道理,因为没有比无用又无望的劳动更为可怕的惩罚了。”然而加缪在结尾又写道:“西西弗是幸福的。”因为西西弗意识到了他所受的苦难以及命运的荒诞,因而不屈,所以他是幸福的。而我的父母们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幸福的,这不仅仅表现在一头猪卖了几百块钱,或者庄稼的收成卖了几千块钱带给他们的喜悦,还表现在我母亲每周会去街上买几斤肉拿回家,全家老少美美地吃上一顿,这时候他们也是幸福的、满足的。我还听说一件事,村里一个妇人,因为买东西别人少找回她两毛钱,她指着别人的鼻子痛骂了一顿,这也成了她向邻居们炫耀的资本,这时候她也是幸福的、满足的。西西弗因为意识到他命运的荒谬而幸福,我的父母们因为意识不到自己命运的卑微与荒谬而幸福。不幸福的是我!所以我不愿意回到农村去。

然而我又何尝不是西西弗?西西弗永远在推动那块巨石上山,又下山,重复经历着生活的无望及抗争。而我,永远在失败的漩涡里挣脱不出去,一次次的打击,带给我一次次的领悟,又陷入到新的打击中去。生活是一条走不完的泥泞路,永远伴随着痛苦和失败。在这种绝望里还能品味出幸福来,人生该是多么无奈及惨淡啊!

其实城市的生活比父母们的生活更苦。虽然如此,我还是不愿意回去,为了我那些虚无缥缈的梦想。电视上倒是经常播放振奋人心的新闻,比如又发射火箭了,宇航员上天了,又免除了某个小国500亿的贷款,等等,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丝毫振奋不起来。中国人早就有一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所以很早的人们就明白了,国家的富强跟百姓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他们永远不会因为你生活艰难而少收一分钱的税。不但如此,我现在连电视都不看了,没时间听他们胡说八道。

忘了告诉你们,我说的是河南话,因为我是河南人,我也会说普通话,可是一着急一激动,我的河南话就脱口而出了。你们能听得懂吧?

言归正传。我说到哪了?对了,我身上只有二百块钱了。这是在我找到下一份工作之前,我的居无定所生活的唯一保障了。我合计着:如果每天只花五块钱买吃的喝的,好歹也能凑合一个月,至于住的地方,我可以在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或者德克士过夜。找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趴到桌子上睡一觉,服务员绝不会赶你出来。

这会我揣着钱,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溜达,也许还在思考下一步的行动计划,谁说得准呢?这时候一辆豪华的小轿车停在了街边,门开了,下来了一位大约三十岁左右,衣着讲究,帅气十足的男子,简直像是电影里的男主角。我因为闲着无事,就站在一旁,用余光打量那位美男子——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这种眼福的。

那人四下打量一眼,就看到了我,稍犹豫一下,就向我走来。什么?什么?电影里的情节果然出现了?我惶恐不安,心咚咚跳起来。又恨我自己不是有钱人,只穿着一身廉价的没有品味的衣服。这让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起来。

那人走到我身边,微笑着说:“小妹妹,你好啊。”
我愣了一下,我明明比他大:“我,我,我比你大——”我竟然结巴起来。
“是吗?你多大?”
“我?我过了35了。”我不好意思说出真实年龄,可又不能欺骗他。
“真的?你看起来好年轻。”他惊呼一声,“原来是姐姐——”
我手足无措,似乎自己做错了什么。
“嗯,我真不好意思开口啊——”他欲言又止。
“啥事?”
“是这样,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
“到底啥事?”
“我住在旁边那个城市,刚刚有人趁我下车不注意的时候,从副驾驶上拿走了我的包,里面装着我的现金和银行卡,以及其它证件什么的,我现在一无所有了。真想不到这里小偷这么猖獗。”
“是啊,这里小偷很多的。你太不小心了。”我很同情他。
“我现在车里没油了,你能不能借我一些钱,我去给车里加些油,等我回去后立即把钱打给你。”他吞吞吐吐开了口。
我愣了,没想到我这个穷人还有机会帮别人的忙。可是,我兜里那点钱,真不好意思拿出来啊。
“我,我出门的时候带的现金不多。”我结结巴巴开了口。
“多少呢?”
“只有二百块。”我看到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我真希望自己是一个有钱的女人,打开自己昂贵的包包,拿出昂贵的钱包,潇洒地问:“说,需要多少钱?”
“你能先借给我吗?我回去后给你打五百块,不,一千块也无所谓。”
“没问题,没问题。”
我慌不迭地掏出我所有的钱,令我羞愧的是,不是整两百,还有零钱。我数够二百块给他,兜里只剩几块钱了。
他接过钱,对我非常感激:“你太好了,美女姐姐,现在像你这样热心的人可不多了。”
我心里美滋滋的。
“把你的手机号给我,我到家给你联系。”他说。
我愣了:“我,我的手机欠费停机了。”
“是吗?那,我怎么联系你?这样吧,把你的银行账号给我,我回去就打钱给你。”
我把我的银行账号给了他。他也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我。
“我不到两个小时就到家了。你家就在这附近吗?”他问。
“是的。”我说。旁边就有一家肯德基。
他又一次感谢我,然后上车,开车走了。

我心里激动不安。我走到公园里去平复我激动的心情。想不到我竟然跟一个电影里的男主角似的人物有了接触,会带给我什么呢?也许什么结果也没有,我比他大,再说,我知道自己是一个灰姑娘,而生活并不是童话,但,谁又说得准呢?有时候也会有奇迹发生的,或者是安排人命运的上天临时出了差错?就按最差的结果,他还给我五百块,或者一千块钱,那我就能凑合几个月了,我可以从容地找工作了。

但是,这样好吗?我仅仅借给他二百块,就索要五百块,甚至一千块,给人的感觉不是太贪心了吗?想到这儿我又一次红了脸。可是,可是,他是有钱人啊,也许几百块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吧?我想了又想,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我灵机一动,等我拿到钱后就给手机冲上话费,给他打电话,还给他多余的钱,如果他坚辞不要,那就不是我的事了。

这样想来想去,不觉天黑了。
什么?天黑了?我看了看公园里的钟表——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我思考的太投入,竟然忘了时间的流失。

我赶紧到最近的ATM机上取款。可是,可是,余额显示为零。什么情况?那人不是说两个小时就到家了吗?
疑惑不解的我找到一个小卖部,用他们的公用电话打那个人留下的手机号,可是,电话里传出来一个声音:“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我愣住了!忽然明白这是一个骗局,而且是一个老套的骗局!虽然我也知道这个社会盛产骗子,可是我总是不愿意相信跟我打交道的人是骗子。我怎么这么善良呢?可是人们不会用善良来形容我,只会说“你这个傻子,没脑子”等语,换句话说,在这个社会,善良和傻子、没脑子是一个意思的。
意识到这一点,我大脑有点充血,我有点眩晕,而且我的心脏——,我的心脏——,要骤停了!刚想喊救命,忽然又想到:为二百块钱就心脏骤停,传出去太丢人了,不值得!这样一想,我又恢复了正常。即使死也得是其它理由啊。

我像一个游魂般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走着。这个热闹的、繁华的世界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别人看不到我,我也看不到他们。
不知不觉走到护城河边。我坐在河沿上,看着浑浊的河水。
如果是清澈的河水该多好,灌到嘴巴鼻子里也不会恶心呕吐,而且还很浪漫。
算了,要死了,还计较这些干啥?
我慢慢站起来,纵身往河里一跳。

我跳了!我真的跳了!我的脸距离河水越来越近,我的鼻尖甚至碰到了水面,我还闻到了河水的腥味。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