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场

(剧场的灯光暗下,作为幕间休息时间已过的标志。)
(幕间的录像继续无声地放着,在“幕间休息已过”后也这样。突然郑梅的形象在录像中出现,她在一次国际大赦的机会中发言)

郑梅在录像中的讲演:
“我不愿容忍这我所不忍卒睹的事情。我和我国际大赦的同事一起去一个难民收容营看了。在那里我简直要昏倒,因为我看见了人们居然生活在这样的恶劣条件之下。这简直就是一种丹麦政府对申请避难者们所施加的酷刑。他们住在难民收容营,但是他们同时看见外面的人们正常快乐的生活,这生活是他们想要努力去获得的,只是他们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获得许可取获得这样的生活。随着时间流转,他们长期住在这营里,许多人精神失常。因为政治原因,他们无法回到他们自己的故国,而他们也无法使得他们目前所居留的地方成为他们自己的家。他们生活在一个灰色区域。这样地处在一种抑制的绝望形式和一种努力的渴望之间。我无法忍受这样的事情。在我和营中的人们相会的时候,我的心哭泣着。我想着,我必须去做起一些什么……”

(演员之一跑上舞台,很快地中止录像)

(舞台变黑,就是说,“幕间休息”正式地结束了。)

—————————————————————-

(灯光打在郑梅身上。她在幕间休息之后进入舞台。)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