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川

夜深了,时光深深地陷入了二十一世纪
父母慢慢苍老,换上祖辈的口音
讲述着六零年的麦粒和春光
夜静了,静静的庭院里
冬日的雪走远,淡淡的树叶飘散
晨曦中,母亲清扫着平和
麻雀和童年,消匿的村庄
宛川河畔的家园,记忆的轮廓里
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个村庄的模样
今天,这家的儿子娶亲,明日,那家的姑娘吃酒
多少人延续着宛川的血脉
夜空下,暖和的土炕上,彩色电视机里
摇摆出过往的尘埃和叹息
逐渐暗淡的村庄
天空之上罩着一层淡淡的薄纱
是乡愁还是不远处机器轰鸣的诅咒
在地下,宛川河涌动的青春和梦幻汇聚着
骄傲的腾跃打扮成流传的霓裳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