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让异见资源代代相传

Share on Google+

4月15日英国免费的《地铁报》第26版世界新闻摘要里有两条中国新闻,其中一条是讲《南华早报》将胡锦涛名字错译成胡佳的事。编辑取了个非常谐谑有趣的标题:Sorry,Mr President,you’re not dissident.总统(主席)先生的确不是异见人士,就像中国古代的江湖和庙堂,如今的民间和官方在很多方面是对立的一样,不仅因为角度和利益之别,更是价值理念上的巨大差异所致。

民主自由的社会,总统与多元的民间固然亦有一些不同,但其价值差异和利益不会不同到,有权力者必欲置异见人士于死地而后快,但在极权制度下却必然如此。林昭就是在极权社会下坚持做人的尊严,争取自由而被残酷折磨致死的典型。不特此也,极权社会还有一个常用的管制方式,就是有效地封堵和隔离这些批评极权的资源之自由流通,使得每个个体的反抗,不管他(她)多么伟大,都被强力切割,只让非常少的一部分人知道。从而让每个异见人士的努力最小化,以便实现强权统治的利益最大化。

许多反抗者和异见人士,他们反抗的方式除了行动便是不停地言说。而言说便是用真实有据的文字,将极权统治混淆掩盖的事实揭露出来,以便更多的人知晓极权对人民的普遍奴役。而文字传播必须要有一个相应的载体:媒体发表、机构出版。但在极权制度下,媒体和出版都被官方垄断,即便你能产生“源”——即你有原创能力——但没有传播的“流”,亦即发表和出版的载体,那怕你能“源源”不断,也无人知晓,更没有传播后所能产生的读者共鸣和社会效果。既如此,那么就不能不寻求民间的自我传播。民间传播渠道多种多样:手抄本、油印、复印、铅印、民刊等,如果能自由传播,虽然规模不大,也应该有一定的社会效果和群体影响。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1,63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