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自京不特丹文诗集《二零零九年冬天》中的“十二月的第十三首诗歌”

日常的虚伪是一种必然
以更温和而可接受的色彩
以雀跃和欢欣涂抹生活

仍然是那些事情
仍然是那些言辞
对人们的印象消释于一种体验
一种体验
在生活诸多个不同的十年间往返

我关上灯
我看着天花板上的一个声音
我看着黑暗,看着它模棱两可的光色染浸我小小的空间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