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发明的炸药曾经是二十世纪中国人的恶梦,诺贝尔奖可能是每一位中国人的美梦,诺贝尔和平奖却几乎成为中国大陆当局的恶梦。

中国人对诺贝尔其人其奖的感情是极其复杂微妙而又一言难尽的。作为一个以其极强烈的面子观念著称于世的民族——当然,这里主要指的是以大汉族主义为代表的民族联合体,混合了一种过于自闭内向、又十分在乎他者眼光的既自尊又自卑的民族心理。中国人活着图的就是一个脸面,不仅表现在所谓诺贝尔奖情结,也表现在一切事务上好大喜功。“地大物博”已难经得起推敲。所谓“韬光养晦”,亦盖是出于不得已。

论及诺贝尔,未暇区分火药与炸药为何物的国人最胸痛气闷者,本来发明火药的专利似乎更应归功于吾华老祖宗。我看到网上有愤言,倘若古代即有诺贝尔,单凭四大发明中国人就可以稳拿不下四次诺贝尔。孰谓吾土不养吾民?单以孳乳蕃衍论英雄,吾民也早稳得第一。伴随跃入所谓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之统计学,“崛起”之声不绝于耳,“中国模式”、“中国道路”、“中国世纪”之类甚嚣一时。中国大陆诚不愧是一经常会创造奇迹的所在。除了连破纪录的天灾、屡屡翻新的人祸,年来更连破创造奇迹的纪录。虽然环境代价惨重,人权纪录难堪,人均依旧可怜,几尼屡逼警戒。富人玩得起,咱也玩得起,没有条件,可以创造条件。比如倾举国之力、慷纳税人之慨举办号称有史以来“最豪华”的奥运会、世博会。但就在这节骨眼上,本届诺贝尔和平奖未颁给一向自居无所不能之中共政权,却偏偏瞅准一位被这个政权以颠覆罪名打入大牢的“罪犯”刘晓波!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