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文化,我首先想表明的是:被领导的文化和不被领导的文化,1949年以来中国大陆的文学基本是在一个被领导的情况下发展着,或者应该说被扭曲地存在着。

但中国不被领导的文化所发展出来的文化结晶,会被掌权者改装后实现领导文化的目的,譬如孔孟之道,这也是文化发展的曲线之一。说到我们的文化结晶,易经和老子的知识与观念就显得很特别,它们灵活的思辨性本身就脱胎于想象,自由的想象能被领导吗?所以说我们有多少这样的遗产?1949年以来有多少自由想象的空间?

我不否认1949年以来想象的空间是存在的,但它是单线条的,而只能在一种制度里进行想象的想象,本身对人类探讨文明发展的可能性就是一种扼杀。在一种制度里想象其有可能发展到什么样的地步,曾被描述成乌托邦,因为想象是很过瘾的,如果把这种乌托邦落实在社会管理上,那么如何对待其他的探索和想象呢?事实证明了它的残酷性,那些其他的想象连同想象者一起被消灭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