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故,近来常常想起多年以前的一个夏天,那个我心无旁骛如水晶般明亮通澈的夏天。那年我22岁,在一家国企里做事,那时的我在单位里既感到压抑,却又同时踌躇满志,遂决意转行,另闯一片天地。那个夏天我请了几个月的假在家,整日在书房里伏案准备秋天即将来临的律师资格考试。我的书房窗外有几株枝繁叶茂的大树,每到夏季,绿荫袭人。更添生气和活力的,是那几株大树上整整一个夏季都在鸣叫不已的蝉。欢唱不已的它们,是那个闷热的夏天里寂寞的我唯一的朋友。

可它们也有恼人的时候。记得在一个闷热得要命、几乎没有一丝风的午后,我正埋首书桌做模拟试题,窗外传来阵阵蝉的鸣叫声——知了、知了……不知有多少的蝉儿发出声音出来,或此起彼落,又或齐声鸣叫,又或彼此唱和,甚或平平仄仄,起起伏伏,高亢时带着些欢欣,低沉时充满了忧郁,虽然有时像是一曲激昂慷慨的交响曲,却又吵得我心烦意乱,无法安下心来答题。我在想,它到底是来自哪里的呢?它是来用鸣叫声抚慰我的压抑和烦闷的吗?是来净化我的心灵的吗?我想不明白,只好合上书本和稿纸,干脆走到躺椅上喝口水,歇息片刻。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