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前,春末初夏的这个时候,在纽约城东的一个老式公寓里,我站在面对灯火辉煌夜景的落地窗前,听着耳边电话筒里从北京那边传来的激动声音:媒体也站出来了!今天的游行队伍里有《人民日报》、《中国日报》、《青年报》,还有知识界,社科院都上街游行打出了横幅……!

跟许多海外学子和世界各地人民一样,那段日子里,我每天坐在电视机前,紧张地跟踪着天安门的局势,并长时间守着电话机,时刻等着北京的消息。那时,我真的不敢相信:被文革和各种政治运动损耗的人心,会再一次被共同的理想召唤,再次被一致的民意凝聚起来,再次抛开个人得失,为一个民族的前途重新站起来。传来的消息还说:北京街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秩序,市民们互敬互助,一派民主自治的和睦从地面上升起,民众开始团结一致,连摆地摊的和拉板车的都体现出高度的公民意识……。于是,我那颗麻木许久、不再为中国所动的心脏,终于也被激励得加速了跳动,热血开始沸腾起来:人民自觉自主地站起来了!人民真的要当家做主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