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兽化世界邂逅雅人刘静

1973年的盛夏,广袤的江汉平原风景如画,但生活在这幅画中的人却并不感到它有什么可爱之处,曾明尤其如此。

在热辣辣的太阳下走了一上午,跑的几个队一个知识青年没有碰到,看来今天比头两天还要倒霉。也难怪,全毛口区下的几千知识青年只剩了两三百人,盛夏时节,大部分都回昌口市避暑去了,碰上个人当然不像前几年那样容易。不过,前几年他又从不出门闲逛。那时候,既没有了解别的知青生活的强烈欲望,也没有多少了解的必要,因为大家都在队里过着平静的生活,还没有大招工后才产生的种种惊人的怪现状。快到吃午饭的时候,他才走到熟识的知青小胖所在的队里。他兴冲冲地闯进了小胖那道士帽子般的知青屋敞开的大门,眼前的景像却使他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这哪像个人住的地方啊,堂屋里柴草渣撒满一地,灶台上桌子上碗柜上到处是一摊摊的鸡屎,一只黄狗见他风风火火地冲过来,吓得惊恐地哀嚎着从他身旁冲出门外汪汪狂吠起来,小胖睡觉的正房则被一把大锁守门。

他垂头丧气地蹲了下来,点燃支烟抽了几口后,毅然站起来走了出去。赶到区里去买点东西吃了回队吧,何必到处找罪受呢,什么“了解知青生活”,去他的吧,从我自己和附近的几个人的情况就可以想像出人家大概是在怎么过日子了,反正都是情绪沮丧,度日如年。像我那样的队里,社员把知青当客人当工作组似的供着的,就百无聊赖地混,队里刻薄一点,把知青当劳动力当榨取油水的对象的,就为了给招工打基础而艰难地混。当然,大部分是介乎二者之间的。

是不是全国上千万知青都在这样打发日子呢?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