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稿1986.10.29——1987.元.5
二稿1987.元.9——1987.4.1
于襄樊监狱梁坡砖瓦厂
一中队一挂车)

前言

本书写于为民主墙入狱的1986-1987年,那是中国刚步出文化大毁灭之初,继“伤痕文学”后“知青文学”盛行,然而身在狱中的我却“写罢低眉无发处”,但好歹还在出狱时带了回来。

1989年出狱以后正值大屠杀,我也就没做发表出版之想,不料,从前的老师徐聚良先生看后,立刻激动地说这在当时出版的话一定会产生轰动效应!随后自作主张替我去找出版社,人家告诉他:“在中国,那个敢出他的书?”

那以后我被抄家无数次,大量书稿文稿被没收,又坐了十几年牢。

2010年11月29日出狱时,近两千万的文稿在出狱的当天早上在汉阳监狱办公楼前被副监狱长指挥几十个武警特警抢走。没想到二十二年过去,中国的监狱在这方面居然比从前更加野蛮残酷,真是匪夷所思,叫人从何说起!

出狱后,回到家里清点百不余一的残存书籍,居然发现还有两百万字的早年文稿——多半是为民主墙入狱时留下来的——幸存下来,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赶紧拿到外面出钱打印。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