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幕

朝政(下)

灯光暗,转幕。刘恒到前面独白。

皇帝不好当吧,亲情友情爱情,谁不为情所累,弟弟淮南王杀人了,我割了自己头发,舅大人杀了人,不能再割自己头发吧,下辈子当马做狗,决不做皇帝。太累了。太麻烦了。当皇帝就是演戏的,演这曲戏太累,不如你们,花点银子,买张票,看戏,看戏容易,演戏,难啊。

你看看,杀一个舅舅这么难,如果是我父皇高祖,他看都不会看一眼,舅大人就烟消云散了!还送酒给你喝,送三聚氢胺给你喝,你也得喝!

我真是一个弱皇帝。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