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溜进丝绒窗帘,钉子户一样订在眼皮上,于是老贾醒了,不是自然醒而是‘被清醒’。他恼怒地撅起鼻毛。

“这根毛倒可以斗蟋蟀。”女人拔下鼻毛,竖在阳光下观赏。

“108。”老贾捂住鼻子。

“你是说,我是你第108个女人?”

“不多!只比张二江书记多一个而已。”老贾满意地咂着嘴。

“你这个衣冠禽兽。”女人扇了他一个耳光。“我向档中央保证,年内一定和你结婚。”女人抽出保证书,落款是老贾的亲笔签名。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