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声音何在?灵魂的声音甚至不是被市场上讨价还价的噪声淹没了,而是被满世界传来的“音乐”声所淹没了。这种噪声式的音乐在没有灵魂的地方冒充灵魂!他们的耳朵已听不到音乐、更听不到音乐中的灵魂或灵魂中的音乐。他们只欣赏震山响的“音响”,他们只听到震耳欲聋!这种音乐甚至在没有幸福的地方制造幸福,在没有悲伤的地方制造假的悲伤:灵魂、灵魂的幸福与悲伤都已是赝品。——佚名

人的生存之最高境界莫过于灵与肉的平衡、恬静与舒适。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新诗创作就曾是中国许多人灵魂的声音载体。当人们真正向哲学家海德格尔所倡导的“诗意地生存”和进行自由诗歌创作之时,他们的灵魂也一定得到了巨大的精神滋养与幸福感受。回想当年,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年青人为摘取诗歌的桂冠、纷纷创作独属自己灵魂声音的个性诗作?除去名利之外,人们或许更多地是想向生存的世界表达一种“我诗故我在”之灵魂快感吧。时至今日,诗歌创作日渐沉沦,已步入中老年的当年“诗人”们还在坚持写诗者少之又少。偶尔于躁狂时代回眸过去的诗歌激情与辩论交锋,仿佛总有一丝温暖的阳光照耀着人们夹陈百味的青春记忆、令人展示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幸福与淡淡的欢颜吧。有首小诗的形容比较贴切: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