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是中原小镇的穷人家的孩子,打小只知道读书才能跳出“农门”。这目标顺利实现了,他上了大学。可以歇一歇了。他上大学的那座城市是历史悠久的消费城市,好玩好吃的太多了。小王进大学不久,就给自己下定目标,决心把那个城市的馆子吃遍,千亏万亏不能亏自己的嘴。

为实现这个目标,小王开始捣腾生意,他的生意从明信片开始,到打折书、电话卡、明星画、小电器等等,他给同学、校友,别校的大学生卖一点小物品,渐渐做大。到大学毕业时,他的理想早已实现,别说小馆子,南北大菜他已经吃厌;另一理想已经出现。他原打算追娶他们学校的几朵名花,因为他虽然是大学生,但折子上已经有五六位数了,何况他的折腾名声传遍高校,都知道他能耐。但他考虑来去,算计成本,觉得这个想法不值,其一,这么早就把自己拴在一个女人身上,太累;其二,他父母在农村没什么文化,让他的生活跟他的父母再发生关系,他有点儿不知所措,他太习惯城市的一切了。他甚至嘲笑学长们毕业留在城市里打工,辛辛苦苦做几年,把自己抵押给银行,买了房,把父母接过来住,自己也累,父母也不适应。

小王毕业到机关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很快跟单位说拜拜。他有些受不了单位里的科层等级制,何况年纪轻轻的他经常接待外地来的同行,他也常到下面去出差,一看见地方机关里的人,那些比父亲年龄还大的人在他面前恭顺之极,他就又鄙夷又辛酸。“王科长——”其实小王只是一个科员,但有的人甚至叫他王处长,本来好好的一个人,一个汉子,一个官员,在官大一级压死人或上面来的人面前,一下子变得如此柔媚,实在让他心里受不了。有一次,小王跟同学小李说起官场现形记来,记者小李也说他到地方去是无冕之王的待遇,小王问小李,人家叫你什么,小李说,那些局长、处长都是“李记者长李记者短”的,……二人笑倒。

当然,公正地说,小王如此享受官场的好处仍要离开,是因为他不耐烦官场的一些臭规矩。他受不了官场“一地鸡毛”式的生活。他想过,放在古代,老子好歹也是进士、举人出身,好歹也是立马能以圣贤书治国的人物,却还要在这种地方装孙子混资本,再以这种资本去治国,这叫什么事儿。想通了的小王很快去追逐真正的资本。他进入了商场。又随波逐浪,到美国闯天下了。

后来的事就是听人说的,小王到美国如鱼得水,他的公司在美国做得很成功。只是他很少回国,更没有回家乡,他跟父母似乎失去了联系。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