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他真没再说什么?”韦光全送晓敏到她住的搂下问。

“没说什么。”

“他,他,也没,做,做点……”韦光全有点结巴的问。

晓敏知道韦光全想问什么,就笑了笑了说,“韦老大,王局他也没做什么,真的,就跟一位老朋友似的,亲切和蔼,然后下车走人,看来有些人是把当官的妖魔化了!”

韦光全喃喃道:“这官儿还真难得,耿直,见钱办事,不强人所难,不像有些家伙钱要人也要,还不好好办事……”

晓敏问,“韦老大,你的意思是给王局还是送了Money?”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