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革命初期兴起过大串联,不用买车票不用带饭钱就能走遍全中国。只是苦了火车,连小小的厕所里都要挤十几个人,行里架上座位底下也都塞满了,把不少洗手池和行里架都压坏了。1966年的十二月份,我就是坐这样的火车从乌鲁木齐到了昆明。那时的火车跑得慢,连着坐了好几天,把脚都坐肿了。为的是到云南看看那神奇的地方。

在兰州到宝鸡的那段路上我遇到一个昆明人,给我讲了许多云南稀奇古怪的事,讲了少数民族的奇事轶闻,讲了云南的十八怪,讲了支持越南抗美援越的中国部队,讲了在云南的缅甸共产党的部队。他越讲我越好奇,等到我们俩在宝鸡分手的时候,我已经下了去云南转一圈的决心了。

从白雪皑皑的戈壁滩乍一来到满目葱绿的云南,一切都挺新鲜。我先是按火车上那个昆明人的说法见识了一下云南十八怪,像青菜叫苦菜、粑粑叫耳块、警察叫茅差、鸡蛋串着卖、养猪吊起来、脑袋上戴个导弹发射台、萝卜当做水果卖等等。而像那十八岁的姑娘喊老太、背着孩子谈恋爱、两个蚊子炒盘菜之类的怪,就得再深入到边远地区才能见到。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