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红二代”薄熙来不同,没有任何家族背景,周永康作为一个辽河油田的小官僚,能爬到“政法王”的位置,一度架空了胡温,使习近平处理他时格外小心,这说明周永康绝非等闲之辈,那么,他为什么能上去,并且掌控中央政法委大权长达十年,这一问题时常由读者提出而无解,笔者认为,这应当从他的最初的生活道路去寻找,而且从他的发迹中,可以折射出中国政坛和官场黑暗丑陋的光谱:真是“时势造英雄”,也造奸贼。无疑地,周永康是中国的作恶多端的大奸臣,其双手沾满鲜血,不杀他不足以平民愤,但杀了他,中共还必得铲除滋生乱臣贼子的沃土。否则,徇私枉法,囹圄成城,冤冤相报,国无宁日。
李铁映是他的第一恩师
 
从周永康的履历表可以看出,1973年,才31岁的周永康任辽河石油勘探局地球物理勘探处处长,熟悉他的当地老记告诉我,周永康有点小聪明,他很会来事,对上级察颜观色的,善于阿谀奉承,但对同事和没权没势的人,一概不太理,他是典型的势利小人,有奶就是娘,有权就是爹,所以,出身贫寒但雄心勃勃的他,整天都在寻找靠山,一个心思往上爬,刚开始靠请客送礼拉关系,当上了局政治部副主任,手里有点迎来送往吃喝玩乐的权,故酒肉朋友不少。
事有凑巧,太子党李铁映1981年在四机部1424所任总工程师,副所长兼辽宁省沈阳市科委副主任,省科协副主席,有一次,辽河油田与辽宁科委有一个会,周抓住偶然机会结识了李,而偏偏他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官员,他太太也一样爱财如命,他的儿子李力践有小儿麻痹症,故贪生怕死,都疯狂地敛财,而周永康所在的油田最有钱,他最会请客送礼收买人心,所以,很快他们成了“老铁”,等1983年,李高升沈阳市委书记,次年又任省委书记,周永康终于找到了直通中南海的靠山。后来,李的弟弟李铁林任中组部副部长,也提携了周永康。
于是,人们对周永康以后的火箭式的履历表就不奇怪了,1979-1983,他先后任辽河石油勘探局政治部副主任、副局长;1983-1985年,先后任辽河石油勘探局局长,盘锦市委副书记、市长;1985-1988年,任石油工业部副部长、党组成员1988-1996年,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除了李铁映,李铁林,提拔他的还有其他的石油部领导,这是因为周永康随着权力上升,手里支配公款的便利也逐步增大,他不光靠李铁映,而经过他的交际圈子,结识更多的贪官污吏,这些人不论姓余还是姓曾,都贪财好色,从基层一步步爬上来的周,很会应和他们的物质需要,所以,几年下来,他就成为部级高干了。
早就是黑道老大
 
笔者多年在辽宁新闻界任职,有很多当地的朋友,据认识周永康的老记披露,周永康特别会用公款收买人心,他当政治部副主任时,下属宣传处等归他分管,来了记者,作家,诗人,他非常看重,因为这些人权不大,但影响大,人脉广,文字好,故他必得好酒好菜招待,走时还有礼品赠送,并且还给汽车加满了油,送上一程,故吹捧他的人不少,至于本地的哥们,还免费送汽油卡呢,反正油田每天生产的东西,流也流不完,对那些公检法司,税务,工商,银行等实权派,他更是慷概解囊,但这个“囊”不是自己的,人情却由他独享,所以,他人缘比较好,结交的都是有用的朋友,小民百姓是不理的。
与众不同的是,周永康对当地黑道上的一些人非常期重,这些人大多是刑满释放的囚徒,出狱后没有经济来源,胆子又大,心又狠,就建立各种皮包公司倒腾油卖,当地人叫他们“油耗子”,他们和周永康这样的贪官勾结起来,里应外合的,宁可公家亏损,自己也发财,当时卖油途径和运输工具不同,主要分两种:陆地的,水上的,这两伙为争夺资源,明争暗斗,甚至大打出手,都与公检法有联系,周永康巧妙地摆平他们的关系,由其捧场,很顺利地当上盘锦市副书记,市长。这时,他已是黑社会的保护伞,不仅自己从中渔利,而且利用他们下死手,打击政敌,顺我者“发”,逆己者“抓”,因此,一路高升。
去年下半年,辽宁新闻界消息人士称,有关部门选派省公安厅的人下到辽何油田查处周永康的问题,多达数十人,但笔者认为,最好的调查员应是当地的“老记”,虽然他们大都已退休,但记忆力不减,把公安厅专案人员的差旅费给他们做稿费,准保事半功倍有“猛料”,有一个老记说,周最早的一笔贪污公款是吃饭时开“大头发票”,什么叫“大头”,就是5个人吃了150元,周找饭店经理开了350元,回去报销,暗中赚了200元,就这么累积,周永康当政治部副主任时,就贪得无厌,发了小财。不过,他不吃独食,比如,这200元,他买点烟酒糖茶,再送上级领导,所以,他们假装不知情,还说他够朋友。
那个玩艺钢钢的
 
现在,有关周永康好色的故事不少,戏称“百鸡王”,有的说,他在中央电视台有多名主持人为情妇,笔者没在京城工作,不好证实,但据盘锦市的朋友介绍,80年代的周就贪财好色,被当地人骂成“搞破鞋”的,那时,刚粉碎“四人帮”后不久,社会风气比较好,一般没什么“包二奶”的事,但周永康当个副局,就有了“小秘”了,他以调动工作或给优惠价格为诱饵,拉不少女子下水,不过,周那时的确长得比较潇洒,有些女的是主动投怀送抱的,这不能怨他,据说,有一个大石桥的女子比他大,专门倒腾油卖,而油价是“双轨制”,什么价全由干部批,谁有批条,谁就赚钱,那个漂亮的女人没少找周永康办事,相应的,周也没少占她偏宜。
周永康天生能喝酒,白酒一斤玩一样,他经常与一些“老铁”喝得鬼迷三道的,还必得有美女陪着,有时喝大了,黄色笑话一箩筐,还动手动脚的。他自己也脸皮厚,自称那个玩艺钢钢的,人们用文革的词嘲讽他是专搞“破鞋”的,他也不在乎,但周深知人性的弱点,所以对上级,一送钱,二送色,都是“乐”。他当副市长时,很会利用女人的色贿赂上级,比如,谁来视察,他选漂亮的女人全程陪,领导离去,他暗中奖励女人,把领导的电话号码给她,叫她联系,并通过她对上级吹捧自己,而他玩够的女人必给大钱,再转手送其他官员,他绝对不会傻傻地与旧情人结怨
消息人士称,周永康很会利用司法腐败拉拢人,他当副市长和副书记时,正值盘锦社会治安较乱之时,围绕着油田的利润,许多公司争斗不止,有些不法之徒买通公检法整人,也以周永康为靠山,故有一些企业老板蒙冤入狱,但周很狡猾,明明此事与己有关,他也两面做人情,暗中派人给坐牢的人送钱送物,还关照家属,从不得罪人,有一个“油贩子”进了局子,他还带一个女同事请他的老婆吃饭,私下开玩笑说,这样的美女不能碰啊。虽然我下面是钢钢的。
做官要会经营
90年代中期,笔者到大庆采访,一个宣传部的官员对我说,过去战争年代,中共党员是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打天下的,现在,也是冒着风险出生入死,请客送礼买官的,对周永康来说,这一规则是管用的,他之所以布衣出身能一步步爬上去,就是得利于钱,假如,他没在肥得流油的石油部门工作,假如他无钱无权,根本上不去,他先是会经营的地方官,后是精明而强势的京城官,他用国家石油的钱攻关,几乎无往而不胜,因此,周永康1985年,才43岁,就已经担任副部级干部了,这并不表明他有能力,而是适应形势,长袖善舞,此后在此位经营长达11年,批出的条子成千上万,结交的死党也多如牛毛,盘根错节,据海外媒体报道,他贪腐金额高达数千亿资产,真是“富可敌国”啊,目前,已经被抓捕的周永康案涉及人员有:詹敏利、黄渝生、贾晓烨、周滨、周涵、周元兴、周元青、周玲英、周晓华、周峰、郭永祥、冀文林、李华林、沈定成、蒋洁敏、李春城、李崇禧、王永春、米晓东、余刚、谈红等,海外有报道评价说,其中不少人为大鳄级人物。每个这样的人物背后,都有很多“权力与财富”衍生的精彩故事。
不论官方如何出于内斗而巧妙地遮掩真相,把他的罪行放一半藏一半,以便应对领导层统一认定的“刑期”,但有一点是明确清晰的,他是制度的受益者和牺牲品,是中共官场的娇子,也是败将,过去江泽民在,他收礼,周赢了,现在,习近平不贪财,他就输了。当然主要还是他联手薄徐搞政变。总之,直到1996年,他任中石油总经理,转为正部级,此后一路飞簧腾达,火箭式进入重要岗位并担任核心部门主角:国土资源部长,四川省委书记,公安部部长,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常委。公平地讲,在结识李铁映之前,他是完全靠自身的“软功夫”拼力入局的,而进京后,则是拜倒在“江湖”大佬江泽民的旗下,有了贵人相助而成功。我认为,他的“贵人”与其说是江泽民,不如说是“金钱”和“美色”,以至腐败的干部选拔和考核制度,周永康长于利用这两项驰骋在中共官场,权倾一时。所幸,他终于彻底地倒了。但愿造就他的规则也要废除。
2014年8月1于多伦多大学。
原载香港《前哨》杂志2014年9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