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郭沫若谈完李白,又谈杜甫,对他的阶级意识、门阀观念、功名欲望、地主生活、宗教信仰、嗜酒终身以及与严武、岑参、苏涣关系诸题,逐一论述。

杜甫的“阶级意识”,是郭氏驰骋批判的第一个题目。对于一千二百年前的杜甫,郭咄咄逼人,象是面对面批斗一个共产党干部缺乏阶级立场和政治觉悟:尽管杜甫看到“封建社会的阶级矛盾”(例如“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不过问题还得推进一步:既认识了这个矛盾,应该怎样来处理这个矛盾?也就是说:你究竟是站在哪一个阶级的立场,为谁服务?推论到这一层,杜甫的阶级立场便不能不突露出来了。他是站在地主阶级的立场、统治阶级的立场,而为地主阶级、统治阶级服务的。”(第三四四页)

硬要唐代杜老头象共产党员那样看待阶级和阶级矛盾,这不是刁难古人么?郭提出那些问题,皆属假问题。杜甫是诗人,不是社会学家,更非造反派。如此批杜,有类白痴。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