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嗜书藏书到写书评书,我走过了七十二年的人生历程。

一九四九年家父南下香港,长兄北上求学,给我留下了一万本书。父亲书房的藏书都是经史子集,哥哥则留下几个书柜的翻译小说,诸如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贵族之家》、《罗亭》《父与子》,迭更司的《双城记》、《戴维?高柏菲尔》、《孤雏泪》、大仲马《基度山恩仇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罗曼罗兰《约翰?克里斯朵夫》、朱生豪译《莎士比亚戏剧全集》、雷马克《西线无战争》、福楼拜《包法利夫人》等。我大姐离家上大学后,又留下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日日夜夜》等。

我从三年级读章依萍译、上海儿童书局印行的《苦儿努力记》开始,踏入了浩瀚的书海,读《爱的教育》时,大姐说译者夏丏尊是她的中国学国文老师,到我上初中时知道语文老师丁同力是《金银岛》的译者。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