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蹲了12年大狱的老面兜倒成了赵荣海屯的钻石王老五

老面兜赵宝财扛着行李卷回到了他阔别12载的故乡赵荣海屯。村口的那棵老榆树还是那样的枝繁叶茂。上面结了密密匝匝的榆钱。走到村口的时候,老面兜停下脚步,胆怯地向屯里望着,虽然,日头已经有一竹竿高了,但屯里的巷道上却不见一个行人。屯落里静悄悄的,只有袅袅的炊烟升起,连一声犬吠也听不见。看来,赵荣海屯的狗还是顾念旧情的,他们或许知道进屯的并不是生人,而是一个和这块热土血脉相通的天涯游子归来了。尽管老面兜去的那地方离赵荣海屯并不远,也就是几百公里之遥,但那地方是用高墙和电网圈着的,所以说那是遥远的天涯也不为过。

老面兜离开赵荣海屯这12年里,赵荣海屯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个在村口一跺脚,连老榆树上的榆钱也会纷纷跌落的强人吴强胜已经驾鹤归西了。他死后,吴狗娃当了几个月的党支部代理书记,后来就由从部队转业回来的吴永刚取代了。按说吴永刚是排级干部转业,按当时的政策是可以分配到县里或公社里做一个吃皇粮的干部的。但是赵荣海屯缺一个执掌印把子的当家人,而吴永刚恰恰又是已故老支书吴强胜的嫡子,所以县里就把他分配回赵荣海屯了。这大约也算是子承父业吧。据说吴强胜的死也有点蹊跷,他是在县里召开人代会时,在会议的现场上就突然中风,倒在座位上口歪眼斜地就再没有说出话来。回到赵荣海屯后吃喝拉撒就都不能自理了,没过一个月就命归黄泉,临死时屎尿拉了一裤子,咽气时也没有落个干净身子。吴强胜死后,有的村民悄悄议论说“吴强胜是作孽太多,那些被他害过的冤魂包括吴老疙瘩都来索命把他魂勾走了。临死时屎尿拉了一裤子。那就是他的魂灵在阎王殿里受刑时吓的。”这种议论虽然只是街头巷议,但也能透视出吴强胜在赵荣海屯的口碑。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