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四十三章)牛儿名声在外

Share on Google+

“我劝你也不要当国家主席!”
――毛泽东对林彪语

“哈哈,是你龟儿唢?!”同房有几个在北碚歇马(地名)地区来的年青囚犯一眼就认出了他。

“牛儿,你给大家说说,那天呢,那天是怎么回事……?”农村人叫浑名终身不改,我当知青的时候,听到

叫耄耋老人,仍然是毛子狗子的琅琅上口。看来,这位叫牛儿的,原来还是当地名人。脸色怪糟糟的几分难堪。

他很别扭似的回答:“啥子事……嘛,还不是……进来了。”非男非女的神情,听起来像门缝挤压摩擦出来的

怪音。

“哟!你还有理呢,你格老子都不进来,这牢房怕没有人了。”说他的的难友又引出别的疑问。

为什么?

另一个又笑嘻嘻的指着说:“嘿!你跟我们再讲一遍,你干的好事。”牛儿被说得更加扭捏,喉咙里呼噜低吟,口里唠叨不清:“说啥子嘛……有啥………好说的‘唼’,就是那么……回事,还不是招都招了(音阳平,‘挨’了之意)。”怎么回事?牢房里的十几个人都来了兴趣,目光集中在牛儿的动态上。

几句话对白,就看出牛儿是个憨厚,痴愚的弱者,对泼洒来的攻击性语言毫无反唇相讥之能,纯粹老实巴交的山村农民模样,逆来顺受的神态,一看就知道这辈子不做奴才也心甘情愿被人欺负。

“你说,你说嘛,你那回和那个女的滚了一面坡的事呀,怎么还是没有干成?”一个难友笑嘻嘻的调侃他,另外几个认得他的难友就七嘴八舌议论开来,牛儿萎靡的坐在炕沿,弯背的圆弧超过脑袋的高度,被质问时抬起头来,尴尬的傻笑,随即又将目光怵杵着地面,不时抬起头来吱唔两句,那意思是有点冤枉,又无法争辩。“怎么不是?!”另外的质询像水洒来。看他支支吾吾的表情,大伙儿更乐开,当他活宝玩。“他个狗日的,还想强奸妇女,在村里一个半坡上拦住过路的想干,那条路走的人少,他和那女人生拉活扯的打起来,从坡上滚到坡下,把苞谷苗压到一,满脸被抓得唏烂都没有搞成。成了当地人开玩笑的趣话。”

牛儿不做声,还是看着地上,回忆似的,不一会他突然一抬头,扭捏不成调的话语出口:“不是那样的呃,你………乱说嘛………嗯,不是你那么说的哟……”。当大家的注意力集中过来,又见他低头看地上,脚掌在地上一前一后的擦摆,此时此刻,很有孩子气的天真表现,简直像在厕所里照镜子那么滑稽之态,令人呵呵大笑。大家议论纷纷,说来说去,都是围绕牛儿的故事,牢房里笑谈开来。想不到牛儿这次坐牢,居然创造了一部拍案惊奇。不过,那案子也是破得实在太快。

下面慢慢道来:

那年头农村人生孩子,养不活的,就把婴儿扔到粪坑,或垃圾堆,留有充分余地而不愿杀生的,就包扎起来放到有人经过的山坡,希望被人拣去抚养。有下农村的知青也介入此流,有的拣到孩子因爱而养,有的生了无奈就扔,既不内疚,也不自责,反正泽东毛时代人,都雄赳赳的超脱。曾几时,官至太守巡抚级别的大员陶铸的夫人曾志,青春期间很会生孩子,那时候人还叫人,我党差钱花时就把她生的婴儿随手买掉,还价值一百大洋,革命革得五花八门,欣欣向荣若此,令今人羡慕以极。谁知,时过境迁,我党麾下的百姓,就由卖儿卖女变为扔子弃婴,再没有曾志的运气。

至于牛儿是怎么长大的,是被人从垃圾堆或者山坡上拣的,是貌是狗,是狼是狈养的,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但从小就孤独无亲,加上痴愚,被人欺负成了他逆来顺受的习性,怎么说他也不来气,干什么活都愿意。饿肚皮的时候多,居住的乡村距离城镇不远,常来垃圾堆里拣破烂,见到能吃的就毫不含糊,当众可以往嘴里塞,浑身肮脏,人看人厌,名声在外,谁见了都要避而远之。牛儿几乎不明白人间还有自尊的含意,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吃穿,偏偏在泽东毛时期的吃穿又是最大难题。

在那农业学大寨的年份,农民的日子都是衣不暖身,食不果腹,偏偏牛儿的胃口有牛的容量,好象从来不知道饱是什么滋味。大概是经常街头翻垃圾堆找吃的,加之浑身衣着窭烂,加之憨厚老实,与人无争,牛儿有幸被地区医院看中,当了特殊人材,做专门于太平间的临时工,干背死人的活。据说那些拼命挤到日本去的留学的精英,最喜欢的活儿还是背尸体弄死人,报酬最高的活,会乐此不疲,越背越有理想抱负,背到回国的时候就变成雄赳赳的人才,个个赞誉羡慕。可惜牛儿生不逢时,背死人背得太早,更没有背对地方。要是他知道人间行行出状元,也包括背尸体,不拼命投奔到太阳旗下才怪。当地医院对牛儿量才录用,也是恰到好处,穿衣死尸,运送尸体,进出太平间的工作由他全部承包,无论在手术台上血肉模糊,还是在冻得发抖的尸体,见了牛儿就顺理成章。给死人洗整,收拾死人遗物,凡是常人不干的肮活,累活,厌活,烦活,只要叫一声牛儿,他踊跃出现,神情是自告奋勇,欢欣鼓舞。这样的牛儿,名声如日中天,无人不晓。为此,今生今世,牛儿想婚嫁,还要做爱,那是异想天开。

无论怎么说,可牛儿也是人,成年的男人,体内总有冲破地壳的岩浆,浑身的燥热是雷打雨涮都不退不了的高温。于是,才有牛儿强奸未遂之故事,成了当地一大笑话,牛儿笨不说,还无能。其实,是牛儿心太好了,始终保持革命者宣传的本色,想干坏事,又坏不出格,注意分寸,以不伤害别人为准。说他是强奸,可能就是苦苦的纠缠哀求,最多是忍不住去拖拉了人家的衣袖。于是,牛儿只有从失败走向失败,至于那次是抓起来关押,或是被痛打一顿,就不知下文了。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1,01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