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冬,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访美,亲自打电话给索尔仁尼琴,邀请他经过适当安排后,与家人同返祖国。几乎同时,郑义、北明夫妇离开羁旅九个月的香港,正式流亡海外。

1993年1月3日,郑义和北明拎着联合国难民公署的塑料编织袋,携了《历史的一部分》、《告别阳光》和《红色纪念碑》三部书稿,“最后回望一眼那钢灰色的大海,掉头而去。”

刘宾雁率一帮流亡作家陈奎德、苏晓康、张郎郎、苏炜、孔捷生齐聚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迎接又一名流亡兄弟。

2005年初春,郑义获悉80岁的刘宾雁已患癌症,又偶然得知这名老流亡者的生日,于是萌发为刘宾雁贺寿冲喜的念头。他与三两挚友口口相传,集资,设计,托一名大陆艺术家为寿星雕塑铜像,又找人编辑网页,并八方发函约稿,编印出版《不死的流亡者》。多年来64流亡者第一次在文字里站在一起,从世界各地汇聚文章。郑义在该书后记《千载已过,东坡未死》里写道: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