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

“肚子?”
“不是肚子,是杜子。杜甫的杜,儿子的子。”
“你是杜甫的儿子?”
“你才是杜甫的儿子,你们全家都是杜甫的儿子……不……我不喜欢做杜甫的儿子。还是叫我肚子好了。”说着,他还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田其二看到他那圆圆的肚子,就像是一个怀了五、六个月胎儿的孕妇。如果不看局部,而整体地来观察杜子的外形,那么呈现出来的是一个“凸”字形,但是我现在叙述的这个故事是局部——肚子——所以出现在我眼前的形状就是——()。
“对、对,”她紧紧地盯着他凸起的()笑着说:“叫肚子好,肚子是身份的象征。没有足够的钱是无论如何也养不出这样的肚子的。”
()说:“算你有悟性。你想一想,像杜甫那样的穷酸诗人,如何能养得出有如此大的肚子的儿子呢?”
“你是一个大款?”
“嗯……比起一般的人来说,是有那么一点钱。嗯……就算是大款吧。”
“你在做什么生意?”
“以前我是一个诗人,写着写着就成了一个著名的诗人了。后来我发现光靠写诗是发不了财的,于是我转行开始做书商。这不,做了书商之后手头也就宽裕多了。”
“什么?你曾经还是一个著名诗人?”田其二用充满了怀疑的精神的目光看着他:“你说你是大款这我相信,那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可是你说你是诗人嘛……打死我也不相信。”
“唉,为什么每一个人都不相信我是一个诗人?我不就是胖了一点吗?不就是肚子大了一点吗?不就是腰包比别人厚了一点吗?可是这些肥肉并淹没不了它们下面的文艺范儿。”
“你这几句话还是有一点像是诗人说的。对了,你现在还写得出来诗么?”
“当然可以,要不然我就以你的名字写一首诗。”
下面就是()现场做的名为《田其二》的诗: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