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常青、冷万宝

第十章

1

他们终于从不比青海湖窄多少平方公里的无名湖里出来,来到了陆地上,坐上刘星星开的汽车来到了一个被外界几乎遗忘的村庄,村庄的名字叫银杏村,这个村子几乎让参天葱葱的银杏树包围住。


这时已经是黄昏,他们穿过一片银杏树林,来到了村口。刘星星把车停了下来,实际上不停也不行啊,车前已经是人山人海,但这些人可不是欢迎他们的,因为这些人的后背冲着他们,当然也就看不到他们的脸了,所有的人都是跪在铺满银杏树叶的地上,朝他们眼前的一颗直冲云霄的银杏树不停的跪拜,而且嘴里还不停的说着祷告词,好象在祈求什么恩赐。
等到他们朝拜了相当的时间后,他们起身往村子里走去,没有人感觉这些新来的人,这里的人对外来的人不感什么兴趣,尽管这里的人与人之间,比远古老死不相往来的生活方式不分秋色,但是一旦村里的人要是死了,那么全村的人会不约而同的为死去人举行半年的葬礼,而且会从银杏树中提取的一种东西把尸体保鲜,据说这种保险的方式要比水晶棺材功能要好些,尸体长时间不会腐烂,而且尸体的状态与正常人睡眠没有什么两样。保鲜的尸体会长年端坐在银杏树上建起的佛龛里,在村口处供村里人朝拜,他们认为对死人的朝拜会给村里人带来吉祥。这种对死亡的崇拜,一直在这里存在和延续,据说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如果有人胆敢对死者不敬,男人会被阉割,女人可以被任何人强奸,因为这种做法符合村情,符合村意,这是村史的必然选择,而且据说这些习惯已经写进村法的序言中。对死亡无体投地的崇拜几乎是村人的头等大事,崇拜死人对村里的长老树立光辉形象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从此让村里人的脑海里有这样的观念,村里长老是唯一有资格继承死者遗志的人,死人在这里有了一个不可抗拒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让人们失去自我,心甘情愿的任村里的长老的驱使,为什么会这样呢,但这不是村民所思考的问题,村民唯一的任务,是按着村长老的意志去做,而村长老的意志在这里又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史海少年时期几乎在这里长大的,他后来逐渐的明白了现在的铁城大学的校长袁茅之为什么把他送到这里来生长,知道了什么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及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含义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