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泽臣、冷万宝

6

史海这是第一次来到韩流的家里。

韩流一家六口人住在只有四十平方米多点套间房里,套间房子的格局是一大一小的房子套在一起的,先进大一点的屋子,然后再从大一点的房子进到小屋。
外间放着一张双人床,在双人床上摞起一张单人床。双人床是韩流的父母睡觉用的地方,单人床是他小妹妹睡觉的地方,大妹妹结婚了住在婆家,另外结婚的哥哥在外边租一间简陋平房居住。
韩流住在里间只有八平方米的屋子里,屋里靠北墙放着一张双人床,韩流和妻子及孩子睡在一起。孩子刚出生不久,只有两个月大。
史海进屋的时候,韩流的母亲帮着他照顾孩子,孩子躺在父母的床上睡着了。“阿姨好!”史海向韩流的母亲问声好。
“好,”韩流母亲的应声后说:“你们还是小心点为好,共产党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听着韩流母亲的提醒的话,史海笑笑说道:“阿姨,放心吧,我们不会做什么过格的事情,他们不会把我们怎么着,再说我们这也是关心国家啊。毛主席他老人家不是说,要我们关心国家大事吗。”史海有些打趣的说道,为了让韩流母亲不要过分担心儿子。
“国家大事我们不懂,但共产党整人的事情我们看的多了,总之小心些还是好些。”韩流母亲用手轻轻拍打有些要醒的孩子,自言自语的说道:“孩子还是睡吧,这样让人放心。”
孩子醒来一定应该是阳光灿烂的日子才对。史海望着继续睡着的孩子心里这样想,但嘴上没有说出来。
史海跟着韩流进了里屋,史海坐在床边上。
韩流站在屋里屁大的地上,从裤兜里掏出一叠纸递给史海,“我起草了一份海报,你看一下。”韩流说完看了一眼窗外,外边的天有些发阴。“学生运动已经发生了一个多月了,天朝的官员不仅无视学生良好愿望和主张,甚至冷酷的说学生运动是动乱,这他妈的是人民的政府吗。当官的无情,我们不能没有情。”韩流愤愤的说道。
史海看着韩流起草的东西:
海报
职工同志们: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官倒不除,国无宁日!腐败不去,人民倒悬!民主救国,工人阶级责无旁贷!
为了声援北京学生爱国民主运动,兹决定五月十九日下午五点,在铁厂一号门前,发起集会游行。望有爱国之心的职工们,踊跃参加。
参加集会游行的各单位,推举几名代表,便于会场联系和组织。
铁城市东方红钢铁厂声援团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
“不错写的简明扼要,只是缺少点鼓动性,你把笔拿来。”史海接过笔,在海报的后面写了一些东西,然后递给韩流。
史海写的里的内容一方面是呼吁铁厂工人上街声援学生运动,另一方面有些内容是针对赵紫阳5月4日所说的“现在最需要的是冷静、理智、克制、秩序”的一段讲话内容而发的,所以史海在《告铁城人民书》写到“近几日的情况,各位有目共睹,难道我们还要‘理智’及‘克制’的观望吗?!难道学生们不惜生命,我们还要无声无息的‘冷静’吗?!难到一个有良心的天朝人还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有‘秩序’地倒下去吗?!(几十个倒下去了,数百个倒下去了,上千个倒下去了……)”。
韩流看史海写的东西似乎更有号召力,就说:“晚上我组织人力在铁厂各单位公告栏上张贴上,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响应。”
“可以,多找人抄写,另外把你写的也张贴到各个不同的地方,把两份材料的落款时间错开一天,这样显得有很多人在组织人们声援学生的活动。”
“你说得有道理,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我马上出去找人,你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不了,学生里的事情也很多,还需要我去做。我也走。”史海站起来要走。
房门推开,进来一个年轻女子。“这是我爱人李香君。这是史海。”
“你好!”李香君伸过手与史海握了一下手,看韩流长得其貌不扬身材不高的样子,没有想到他爱人却是一个大美人,高高个头,白皙皮肤,一双有神的大眼睛。“报社里的人也准备上街游行声援学生,对你们来说是好事吧。”显然李香君一直知道韩流多年在干什么事情。
“不是对我们是好事,而且是对国家,各阶层人士都行动起来了,政府还不知道反思一下,难道真就是榆木疙瘩做成的脑袋。”
“恐怕是花岗岩做成的。”史海接着韩流的话说了一句。没有想到史海的话一语成谶,这是后话。
史海与韩流走出家门,“你怎么这样看我。”韩流看史海对他不怀好意的笑就问道。
“就你这形象,怎么会有那样的美女记者喜欢你。”
“牛粪对鲜花还是有营养的。”韩流说完,两人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是那样的有自信,是那样的开怀。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