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路:志士不忘在沟壑,悲情不散弥环宇——重读宋书元先生《回顾北京摩托车兵团》有感

Share on Google+

痛哉,六四之祸,孺子殒命,喋血天安门,已二十五年矣!

我认识宋书元先生时间不长,应该是零八年刚出国不久。有一天,我和王天成先生去参加纽约民运圈的聚会,宋先生将我介绍时说,刘路为人不错,讲义气。这句很质朴的话让我很感动,也很温暖。因为我们素昧平生,关于我的为人他也是听别人说的,但他却相信并已经把我当朋友。这份情谊,对于一个刚刚离开父母之邦进入异国他乡陌生环境的人来说,当然是弥足珍贵的。

此后,宋先生常来找我聊天唠家常,我当时还在帮朋友做点事,后来才得知,宋先生那时正在谋划组建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那是近二十年来一件影响整个海内外民运界的大事。宋先生诚邀我参加,当时我却谢绝了。此举让我心感惭愧,如今回顾起来却并不后悔。在我看来,组建“全委会”的时机并不十分成熟,各路英豪心怀异志,慕名趋利之徒如过江之鲫,恐怕将来会徒耗宋先生的一番苦心。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2,4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