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西藏

雪域西藏(网络图片)

1949年,中共夺得中国大陆政权后,策划进一步入侵图伯特(西藏)中部等地区时,有一份电报频频出现在中共宣传资料中,作为宣传阵地上入侵(中共所谓解放西藏)图伯特的“理由”。那就是中共宣称的“班禅额尔德尼”1949年10月1日发给北京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的电报。其中“西藏解放,指日可待”被解释为图伯特人渴望“解放”的呼唤。磨刀霍霍的中共终于有了入侵图伯特中部制造巨大舆论攻势的“材料”,因此中共视该电文为珍贵的历史文献。

如今我们发现事实上这份电报是在甘肃兰州的中共官员定稿发给北京的,只不过用了当时还未确认的班禅喇嘛的班禅额尔德尼之名,而且,中共最高官员也配合这一表演,不仅仅回复了这份电报,而且专门让新华社发布回复的电文,其真相是中共自导自演。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图伯特境内外有关第十世班禅喇嘛的书籍出版了不少,但是对班禅喇嘛的研究性文章和书籍很少。当然图伯特境内受中共严格限制,无法发表和出版与政府不同口径的言论,在境外缺乏相关的资料。虽然在香港和台湾等出版班禅喇嘛的《七万言书》和传记,以及有关遇害的书籍,但是,仍然有很多历史问题还值得更深入的研究。

最近,拜读阿佳仁波切的自传《逆风顺水》,从中可以看到阿嘉仁波切和第十世班禅喇嘛有着非凡的交情,而且,班禅喇嘛的经师嘉雅仁波切是阿嘉仁波切的舅舅,因此,对十世班禅喇嘛生平和经历应该有特别的了解。但是,对班禅喇嘛的一些重要事件也有不清楚的地方。特别是对1949年10月1日这份电报更是不清楚。对中国官方来说这份电报是“宝物”,因为,这证明班禅“拥护中央政府证据”,宣传阵地作为一把利剑——图伯特人渴望和支持中共“解放”图伯特的证据。借此“证明”其入侵图伯特中部以及完全占领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因此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文献”。该电报全文如下:

北京中央人民政府毛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朱总司令钧鉴:

钧座以大智大勇之略,成救国救民之业,义师所至,全国腾欢,班禅世受国恩,备荷优崇。二十余年来,为了西藏领土主权之完整,呼吁奔走,未尝稍懈。第以未获结果,良用疚心。刻下羁留青海,待命返藏。兹幸在钧座领导之下,西北已获解放,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凡有血气,同声鼓舞。今后人民之康乐可期,国家之复兴有望。西藏解放,指日可待。班禅谨代表全藏人民,向钧座致崇高无上之敬意,并矢拥护爱戴之忱。

班禅额尔德尼叩

十月一日1

与班禅喇嘛交往深入的阿嘉仁波切也对这份电报持怀疑,他指出“总之,共产党在班禅大师身边折腾了好几个月——班禅堪布会议厅就表了态,发了声明。后来,中共方面一直强调那个声明是班禅大师自己发的。尽管班禅大师作为转世灵童,在学经上偶尔会显现出与众不同的理解力,但更深的政治,他恐怕是不懂的,甚至连共产党是个什么概念,怕是他都不知道,因为他那时毕竟只有十一岁。”2

在中国大陆的官方出版物都口径一致,强调电报是十一岁的班禅喇嘛发给毛泽东和朱德等。但是一些半官方的和非官方的说法稍有不同,因为这些作者觉得这在道理上说不过去,所以用“委托”、“指定”他人起草等找台阶下。

其实这份电报疑点很多,先不提当时图伯特政府和达赖喇嘛还没有认定班禅喇嘛转世的问题。11岁的孩子能写这样的电文?他真的懂“中央政府”、“西藏解放”吗?而且电报的内容看上去完全是中共口径。不知道共产党是什么的藏人应用如此的言辞真是不可思议。非常可惜的是第十世班禅喇嘛遭害前没有机会对该电报进行任何的说明。

中共篡改图伯特历史有一套非常荒唐的手法。如,图伯特高僧萨迦班智达被阔端邀请到武威传授佛法,当时他给图伯特人民写了一封公开信就给“归顺”了。中共自己的官员“撰写”的该份电报说成班禅“拥护中央政府证据”和“解放西藏”的“证据”。再后来中共驻拉萨的官员以达赖喇嘛之名发了一份电报给北京,后来就成了达赖喇嘛表示拥护《十七条》等等——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找到有关这份电报来历的蛛丝马迹,中共当时虽然大军入侵图伯特安多的部分地区,但是,对进一步入侵图伯特康区和中部地区还是需要舆论支持,以及为了减少图伯特人对入侵的抵抗需要统战图伯特的部分势力。所以,中共还没有入侵西宁时已经紧紧盯上了在塔尔寺的班禅囊玛康(中文译班禅堪布厅)以及11岁的待图伯特政府和达赖喇嘛待认定的转世灵童。中共没有攻占兰州前已经算计统战、拉拢班禅囊玛康,且由毛泽东直接指示军方。另外,毛也公开表示这是为了“解决西藏问题准备”。是中共入侵图伯特中部的“战略决策”和“重要的战略部署”。2但是,班禅囊玛康人员之前在贡奔寺(塔尔寺),听说中共快要抵达西宁时逃亡到离贡奔寺五百公里的香日德避难,因此,“共产党在班禅大师身边折腾了好几个月”。不过中共谎称,这是防止国民党的不测班禅囊玛康人员去了香日德。

当时与班禅囊玛康接触的是中共中国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具体负责的是集中共统战、情报工作的范明。而1949年10月1日的这份电报与范明有直接的关系。

2009年明镜出版社出版了范明的《西藏内部之争》一书。范明之前担任中共统战、情报工作,后来担任了第一野战军政治部联络部部长、甘肃省统战部第一副部长、甘肃省民族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任等职务。

我们先看看范明在《西藏内部之争》一书中有关这份电报的阐述。

“——班禅堪厅派出计晋美、罗桑赤烈和宋之枢等班禅行辕官员与青海省统战部取得联系,向青海省委书记张仲良同志献了班禅像,以表示他们拥护解放军的诚意。张仲良同志当即给我写了亲笔函介绍他们到兰州西北大厦,向解放军赠送班禅的相片,以表示他们拥护解放军的诚意。联络部交际处的同志,把他们引来见我,我把他们引见给甘泗淇和张德生同志,接受了班禅的相片,对他们表示欢迎。他们很高兴,一再表示,他们想知道,为了祖国的统一和西藏的解放,班禅应该做些什么事?我说,你们的诚意,我们西北人民解放军是知道的,不过班禅先生既是国内外知名的一位宗教领袖,他对祖国和共产党的诚意应该使全国人民了解才好。他们很赞同这个看法,问我,他们应该用一种什么方式使全国人民得到了解呢?我说,你们可以商量一下,如果班禅先生认为适当的话,正好中华人民共和国很快就要宣告成立了,让他是否趁这个机会向全国各族人民的领袖毛主席发出一个电文,以表示你们的立场?他们兴奋地说,这个注意好极了。后来他们回去请示了班禅,决定向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分别发出了通电,以表达他们的意愿。按班禅的旨意,电文的初稿由计晋美和曾任过九世班禅的汉文秘书的宋之枢先生共同商量起草的。这位宋先生颇有古文根底,文章做的很认真,但又觉得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政权的电文是否那样写,对此他们很生疏。因此,电文起草后,又拿到联络部向我征求意见,态度十分虚心诚恳。我同他们一起逐字逐句讨论了一遍,又给张德生同志看过。经过班禅审定发出。这就是1949年10月1日,班禅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向毛主席、朱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分别发出的那两份举世瞩目的致敬电。”3

首先,我们从时间上看看这份电报能否如范明说的那样,计晋美、罗桑赤烈和宋之枢等到兰州与他会面提出给毛泽东等发电报的想法,“后来他们回去请示了班禅”,以及电文确定后“经过班禅审定”发出。范明在书中写道:“1949年9月5日,青海解放”之后班禅囊玛康才开始与青海方面的中共接触。其实,1949年9月5日只是中共占领了西宁而已,还谈不上所谓“青海解放”。就按范明的说法,当时班禅囊玛康在离西宁500公里的香日德,当时没有公路,没有飞机。每天骑马走50公里,从香日德到西宁骑马最少要走十天,而且他们会见了西宁的中共官员后再去兰州。到了兰州接受范明的“指导”后他们又回去请示了班禅,回来再决定电文内容。范明“逐字逐句”确定后,还让张德生过目。最后再“经过班禅审定”后发出。按范明的说法班禅囊玛康的官员第一次到兰州见范明后回去请示班禅,再回到兰州。电文确定后又一次回去让“班禅审定”。因此,非常明显范明的说法完全不可靠。因为,这样最少也需要四、五十天的时间。而班禅囊玛康的官员第一次接触西宁中共官员是1949年9月5日后,离发这份电报的时间只有二十五天。另外,阿嘉仁波切也证明“共产党在班禅大师身边折腾了好几个月”,最后,班禅囊玛康表态。

所以,班禅囊玛康的官员根本无法在10月1日前做到“他们回去请示了班禅”,以及电文确定后让“班禅审定”。

另外,中国大陆出版的《班禅大师》后在香港再版的《悲剧英雄班禅喇嘛》一书的说法是:“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消息传来,班禅大师当即指定计晋美起草电文,分别给毛泽东、朱德和彭德怀发出了敬电,并以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的名义,于当天发出。”4这个说法不仅仅与范明的说法有出入,而且,班禅囊玛康当天发电报也不太可能。因为,当时堪布厅官员们在香日德,至今还没有记录说当时在香日德有发电报的条件。

其次,再看电文内容。“二十余年来,为了西藏领土主权之完整,呼吁奔走,未尝稍懈。第以未获结果,良用疚心。”、“西北已获解放,中央人民政府成立”、“西藏解放,指日可待。”等等,浓厚的政治词汇非常明显并非藏人的言辞。而且,所谓的“二十余年来,为了西藏领土主权之完整,呼吁奔走,未尝稍懈。”更是非常可笑的说法,班禅当时才十一岁,不可能二十余年奔走。如果说前世班禅喇嘛流亡中国的事,更荒唐。第九世班禅喇嘛流亡1923年11月15日,他圆寂于1937年十二月,也没有二十多年。另外,更重要的是九世班禅喇嘛的流亡和“西藏领土主权之完整”风马牛不相及。“西北已获解放,中央人民政府成立”、“西藏解放,指日可待。”更是中共自个儿说自话。

最后,我们再看看毛泽东和朱德联名复电的内容除了“接读十月一日来电”外,与“班禅”的电文没有任何的关系。更多的是强调中共要入侵(解放)图伯特,“查西藏乃中国之领土”(彭德怀复电)并希望合作。同时毛下达了非法入侵图伯特的指示——“毛主席—下达了经营西藏的指示。”5

从中共的当事人和体制内与十世班禅喇嘛关系非常密切的藏人作家对这份电报的混乱说法,更证明了这份电报大有问题。

从电文内容到发布电文的时间看,这份中共视如“珍宝”的电报并非出自班禅喇嘛之手或班禅囊玛康,以及他审阅确定的,而是当时在兰州的第一野战军政治部联络部部长、甘肃省统战部第一副部长、甘肃省民族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任等职的范明盗用“班禅”之名发的电报。虽然,范明在其书中编造的十分圆满:“这位宋先生颇有古文根底,文章做的很认真,但又觉得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政权的电文是否那样写,对此他们很生疏。我同他们一起逐字逐句讨论了一遍,又给张德生同志看过。”但是,以当时中共军官和干部的傲慢和霸道行为,藏人,特别是深入虎穴的藏人绝对没有任何决定电文的权力,说到底从电文的言辞、内容的错误,以及时间上推断更能肯定是范明写好让张德生看了之后盗用班禅额尔德尼之名发给北京的。而中共高层也非常清楚这个内情,所以,毛等的回复迟迟11月23日才由新华社发表。

由于毛泽东和朱德的电文是中共官员范明造假的,所以,同一时间发给彭德怀的电报同样也是出自范明之手。

范明撰写电报可以达到几个目的:一中共入侵图伯特全境的阴谋在表面上有藏人势力的合作;二中共在入侵西藏中部制造舆论支持;三中共统战和民族工作有一笔功绩。范明一箭三雕当然是一份“珍贵”的电文。而且,之后在中共官方的文件或书籍中一提到十世班禅喇嘛这份电报如影随形。六十多年来中共一直在欺骗世人,在图伯特人中制造班禅拥护中共入侵的形象,从而分化和挑拨藏人的团结。因此,揭底中共的众多的谎言,向世人介绍真相尤为重要。

注释

1,《西藏内部之争》2009年明镜出版社出版,作者范明,第97页。

2,《逆风顺水》台湾大块文化2013年出版,作者阿嘉洛桑图旦,第270页。

3,《西藏内部之争》2009年明镜出版社出版,作者范明,第96-97页。

4,《悲剧英雄班禅喇嘛》1999年香港开发杂志社出版,作者降边嘉措。第18页。

5《西藏内部之争》2009年明镜出版社出版,作者范明,第98页。

2016年8月29日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9/13/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