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传来立法会选举结果,民主阵营(註一)保住了分组点票的否决权和议员人数超过三分一的关键否决权。一群温哥华的朋友终于舒了一口气,相互报喜。

选举中,我看到了许多眼泪,胜选的泪、败选的泪、感谢的泪、怨恨的泪、悲愤的泪、委屈的泪、恐惧的泪,还有我的感动的泪,构成一幅壮烈的图景,令我感触良多。选举中,我也看到令人尊敬的人物,要用热情的文字去称赞。

投票日前几天超区选情险峻,我焦急得很,心中一直叨念着:“弃选吧,弃选吧,为什么没有人弃选”时,突然看到公民党陈琬琛宣布弃选的消息,不禁对着电脑大声哭起来。后来又有民协何启明,新民主同盟关永业,工党胡穗珊,民主党吴永辉以及司马文,徐子见加入弃选。啊!终于有人知道什么叫做“顾全大局”了。香港人从觉醒中再觉醒进入了新的境界,带来思想意识上的大突破。这种对一个党,一个人的利益的超越,牺牲自己成就大局的高尚品格,在严峻的选情中出现,像一朵洁白的荷花穿透满池的汚水脱頴而出傲然挺立,成为一面思相高度的旗帜。“顾全大局”是民主运动成功的要素,他们高风亮节的行动,令我潸然泪下,无比快慰。

作者MC,KW写道:“启发公民运动,并在众人皆观望时努力开垦荒地,唤醒人们为公义而付出代价,戴耀廷功不可没,他绝对是香港民主运动的宝贵资产。”戴耀廷教授实在是一位智者,这四年多来为香港的民主运动作出伟大的创举,贡献了两项重要的理论和思相,在香港这个理论荒漠里像一把闪闪发光的火炬。第一项是占领中环运动,他引进公民抗命,违法达义,和平非暴力的理论。第二项是这次选举提倡大局为重,以协调初选,配票集中票源,策略投票等手段,为达立法会过半数目标的雷动计划。两次理论倡导都得到港人如飢似渴地热烈响应,行动实践时有过之而无不及,令占领中环演变成雨伞运动,雷动计划产生涟漪效应。他一直挺着那些落后于时代的严厉的恶毒的批评,没有气馁,没有退缩,坚持信念,让我敬佩万分。

选举中得票八万多的“票王”朱凯迪参与社运十年,身经百战有扎实基层工作经验,他才是名符其实的本土派,实干家。这次选举让我对他有了更深的瞭解,原来他是一个追求民主的理想主义者。他深入乡村工作后发现自己的抗争模式,把原居民和非原居民绝对对立,险些掉进另一种仇恨政治。他说:“何为自决?关键在于民主,不是民族,右翼本土派是将族群放先于民主,我不采取民族自决路线。若一定要经过民族主义洗礼,经过民族主义的撕裂,才能够决定前途,会带来反民主的结果。我们反对中国的民族主义毋需用新的民族主义与他们斗争,以民主的过程追求自决,对香港最好,我追求民主自决。”

基于捷克共和国前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V‘aclav Havel)所推崇的“人权高于国家主权”理论,笔者认同居民自决是正义的主张,不必研究香港人是否能成一个民族,但并没有解决当前混淆不清的思想概念问题。香港众志的宣言和公民党创党十周年宣言一样也未能如朱凯迪般提出民主自决与民族自决划清了界线和釐清颠倒黑白的概念,在民主理论上提升了一个高度,为未来面对2047前途问题的香港民主运动提供了正确的方向。笔者希望各个政党,时事评论员和公民社会深入讨论达成共识,建立一个民主阵营联合平台,推进民主运动继续前进。今后的路线图就是:换特首,立法会过半数,真普选,为公投立法,实现公投运动,与中央谈判重新立约。

选举中,无论是胜是败,配票,策略,雷动等都只是次要原因。实情是历史己经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新时代的到来需要换代更生,汱弱留强,民主阵营的选民,热情地把一批有理想的青年人送进立法会就是顺应时代,对时代作出回应。希望这些青年人包括杨岳桥,谭文豪,陈淑庄,许智峯,林卓廷,尹兆坚,邝俊宇,朱凯迪,刘小丽和罗冠聪(另有三人不包括在内),瞧着民主自决的方向,发挥智慧和力量为香港的民主运动创出一条新路。

法国作家罗曼·罗兰的巨着《约翰·克利斯朵夫》我此生看了两遍。第一遍是听过香岛中学英文老师鹿Sir的介绍,说是必读作品,我一直记在心上,移民加拿大后才有机会看到。第二遍是在司徒华先生的专栏上看到介绍,特别要把本书最后一段文字献给所有的老师,我深受感动而重看。《约翰·克利斯朵夫》最后一段文字写道:

圣者克利斯朵夫(註二)渡过了河。他整夜在逆流中走着。他的结实的身体,像一块岩石一般矗立在水面上。左肩上顶着一个娇弱而沉重的孩子。圣者克利斯朵夫倚在一株拔起的松树上。松树屈曲。他的脊骨也屈曲了。那些看他出发的人都说他渡不过的。他们长久嘲弄他,嘲笑他。随后,黑夜来了。他们厌倦了。如今,克利斯朵夫己经走得那么远,听不见留在那边的人底叫喊。在激流澎湃中,他只听见孩子平静的声音,——他用小拳头抓着巨人头上的一绺头髪嘴里老喊着:“走罢!”——他走着,伛着背,眼睛向前面,盯住着黝黑的对岸,削壁慢慢地显出白色了。

突然,早祷的钟声响了,无数的钟声一下子惊醒了。天又黎明!在黝黑的危崖后面,不可见的太阳在金色的天空昇起。快要颠扑的克利斯朵夫,终于达到了彼岸。于是他对孩子说:

——我们终究到了,孩子你多么沉重!你究竟是谁啊?

孩子答道:

——我是即将来到的日子。

亲爱的选民,我向你们献上这段文字,你们就是圣者克利斯朵夫,把香港民主运动的未来送到彼岸。

註一:我不赞成用非建制派这个命名,这个名字失去民主的尺度,存在一个陷阱,把伪民主人士也包括在内。

註二:刻在莪特式大教堂门前的圣者克利斯朵夫像座下之拉丁文铭文:“当你见到克利斯朵夫的面容之日,是你将死而不死于恶死之日。”就是说,在人生的考验中成为一个良伴和响导。(罗曼。罗兰序)

2016年9月13日

——《纵览中国》September 16,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