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我”的战争,他们的票房毒药

Share on Google+

%e6%88%91%e7%9a%84%e6%88%98%e4%ba%894据说组织上怕再闹手撕鬼子的笑话也因为避嫌,这部“我的”主旋律特请香港彭顺执导,我只能说这态度像当年袁世凯江湖混久了不好意思让大房登堂换作偏房姨太太,还像个遭遇美人还没行房就已心虚的古稀郎君素怀隐衷难以真格竟临战用手。

彭顺也,港派鬼片名导,诞生于无意识形态污染自由港岛,平生并没脑残型爱国嗜好,更与大理想党趣绝缘,一个典型的无党无派的自由电影人,却因本片人不成人鬼不成鬼最后人鬼皆非,也因此他志在必得的五亿票房只能去掉一个零再打对折,剩下的找一个多情的主义买单——如果有主义愿意买单的话。

还据说本片原本有意拍成去意识形态化,片中的“志愿军”只是符号与主义并无瓜葛也没什么伟大或邪恶的使命。除了象征意识形态居高临下的敌方战机摧枯拉朽似的轰炸,整部电影无一敌方角色,有的只是坦克飞机及列队钢盔一类的战时敌方象征物和本方一厢情愿的所谓山河血控。

据说彭导原有志拍一部集结号第二,又据说因为南海事件领导指令为捍我天威屏幕须打出“美帝国主义”字幕,还是据说因美韩萨德,又领导欲言还是有悟高之人一夜悟透,于是整出个让世人贻笑万方让可爱的左派欲哭无泪让天下草民免费看戏的所谓那个“我的战争宣传片”。

有人说这样的宣传片很不好闻,我说不好闻可以不闻,但这样的票房毒药本年度第一没有争议。就像去年《开罗宣言》和伟大领袖没一毛钱关系的那张电影海报终于有了一毛钱关系但却尽失万千票房,就像CCTV的军事专家一旦挺谁,谁必不得善终。

从没见中国电影把敌方抽象的只剩下钢铁骷髅和无言的机器,从没见我方将士被炸的如此狼狈溃不成军,一种前所未有的狼狈吃相必须写进中国影史。从没见不为主义只为美人死守阵地的中国军人——感觉上他们无所谓主义,他们只为红颜的芳心萌动而战。

但只是我们的彭大导演不幸摊上这一帖票房毒药,一个苦命的孩子刚一出生就遇上更年期生母,一朵鲜花被牛粪隔断花香——或许这花没那么香,但牛粪无疑是臭的。

2016-09-19正午美兰湖

阅读次数:1,4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