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扬波探进头,低声说:“是利贞送来的。”
承宇阴阳怪气地说:“那个野丫头!在别人面前那么神气,原来是看上大哥了。”
“别胡说。”轩原一本正经地说。
陆离讨好似的说:“也难怪,大哥是什么人?她眼光也挺高的。”
“既然如此,大哥就收了她吧。”翰飞似揶揄又似带着一种轻微的不屑。
“别提这件事了。利贞倒是一个好女孩,”轩原看了一眼翰飞,继续说,“我们是干啥的?脑袋天天别在裤腰带上,有今天没明天的,我不想耽误了任何人的幸福。”轩原说完又看了一眼广志,他很感激他的默然不语。
一旁负责打扫屋子的张大姐咕哝着说:“好女孩?狐狸精还差不多。”
“张大姐,你先出去吧,我们商量点事。”轩原说。
张大姐撇着嘴出去了。
轩原问道:“队伍安排了吗?这件事只有我们四个人知道,千万不能走漏了风声。出发的时候才能告诉其他人。”
“放心吧,大哥。让兄弟们休息一会我们就去安排,组织训练。”广志开腔了。
四颗脑袋凑到一块,仔细地商量着。

下午,安排好了各自的队伍,五个人就分别领一队到平坦的地方训练了。轩原进行了简短的训话,安排了队形,命令小头领们领着队伍训练,他自己向一条僻静的小道上走去。士兵们穿着很杂,只有一半人穿着统一的服装,其余人还是穿着自己在家时的衣服。他们手里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有拿着火枪的,大刀的,长矛的,标枪的,双锤的,总之是有什么就拿什么。
轩原在小道上慢慢走着,思考着围攻计划有没有疏漏的地方。成败在此一举,他得万分小心才行。
这时一个女人忽然出现了,原来是利贞。这个聪明的女人,可能嗅出了什么,看她一脸的神秘和得意。
“大哥,”她仪态万方地走近他,问:“为什么忽然训练起队伍了?”
“队伍天天在训练啊。”
“可是这次看着不一样。”她向周围看看,兴奋地压低声音问,“是不是要作战了?”
“别胡说。没有的事。”
“是不是要去攻打子虚县城?”
“谁告诉你的?”轩原的声音严厉起来。
“没人告诉我。我自己猜的。”她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没影的事。你最好忘了它!不然我会杀掉你!”
利贞怔了一下:“好啊,你来杀掉我,来呀!”见他默不作声,她轻蔑地笑了一下,“不明白你为什么瞒着我?我还不值得你信任吗?”
轩原仍然没说话。
利贞忽然又和颜悦色了,低声说:“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说,万死不辞。”
轩原正色说道:“女孩子家,瞎搀和什么?不添乱就行了。”
利贞两手叉腰,怨恨地看着他,愤愤地转身走了。

晚上吃过晚饭,利贞在篝火旁又跳起舞来。训练了半晌的士兵们一下子来了精神,围着她津津有味地看着。利贞一边尽情地跳着舞,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搜寻着人群。忽然看到轩原走过来,稍稍站着看了一下,又走了。利贞跳的更起劲了,赢得阵阵的喝彩声和口哨声。
陆离和承宇走过来消化食物,站在人群里观看。
陆离看的有些忘形,情不自禁地对承宇说:“真是个美人!我就奇了怪,你那么喜欢美女,为什么没见你找过她?”
承宇不以为然地说:“她呀,不是我的菜。我喜欢的女人不是这个类型的。”
“这样的美女你都不喜欢?”陆离傻愣愣地说。在女人方面他真是不开窍。
“我喜欢的是那种温柔的、小鸟依人般的女孩,一笑起来就迷死人——当然她笑起来也会迷死人,但她太野了,一般人吼不住,你就更不行了。”承宇带笑不笑地说。
“可惜,可惜——”陆离紧盯着利贞。
承宇看着他,轻蔑地笑一下,故意压低声音说:“利贞喜欢大哥。”
“我知道呀,可是大哥说不喜欢她。”
“大哥也喜欢她。”
“你咋知道的?”
“你这榆木脑袋当然想不明白了。”

队伍这三天都在加紧训练。
第二天晚上吃过晚饭,轩原刚想进屋早点休息,利贞忽然出现了,站在他面前,深情地看着他。
“利贞?进屋来吧。”
“不了。”利贞愣了一下,拿出一串佛珠来,犹豫一下,向上举着,似乎想亲手挂在他脖子上。
“这是什么?”
“从印度传进来的佛珠。”她坚定地看着他,固执地举着手。
这个时候拒绝她似乎有点残忍,他只得低下头让她替他戴上。
利贞仔细地把佛珠挂在他脖子上,又仔细地整理他的衣领:“愿佛祖保佑你。”说完,她转身就走。
“利贞!”轩原叫住了她。
利贞转过身来看他。
他想说点啥,可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利贞张了张口,也没说出什么来。忽然她用双手抓住了他的手,紧紧地抓着。
轩原停了几秒钟,也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这次作战不知道胜负如何,他真不知道该对这个女孩说些什么。只见利贞似乎泪流满面,马上就转身走了。
这一去就人事全非。

第三天结束训练的时候,轩原命令士兵们吃过饭好好休息,等候集合的哨声。
吃过饭轩原回到屋子,照顾他的张大姐说:“真是奇了怪,那个狐狸精每天到处张扬,今天一天都没见到她的影子,可真是少见,她也学会矜持了?”
“今天一天都没见到她?”
“是啊。”
轩原刚想命令扬波去她屋子看看,想了想,还是自己去吧。他来到利贞平常住的屋子,在外面叫了几声,没人应答,他走进去,发现屋里很整齐,被褥也叠的整整齐齐,却空无一人。利贞去哪了呢?
轩原走出门,找到几个山上的女人,打听利贞的下落。
今天谁也没见过她,只有一个士兵的老婆说:“可能是偷偷下山,进城看她奶奶了。她总是悄悄地来,悄悄地走,不用担心。”
的确是这样。可是这次自己怎么就上心了呢?轩原不由得在心里嘲笑自己。对于利贞的忠诚,他倒是毫不怀疑。他只希望利贞不要做傻事。

子时到了,他知道士兵们都在候命了。各个队伍的首领是在出发的这一刻才把作战计划和目标下达给士兵们的。为了预防万一,减小目标的注意力,每人带领的队伍是在不同的时刻分别出发的。等到前面四支队伍出发一会了,轩原命令他的队伍也开始出发。
尽管是午夜,轩原还是命令走小路,并且倾听着周围的动静,听到远远似乎有赶夜路的人走过,连忙隐蔽起来。不知道走了几个时辰,他们终于到达了预定的地点。看看离开城门还有些时间,他命令士兵们隐蔽起来休息一会,等待他的命令,其实是等待前面四个兄弟的信号。

焦急地等待了不知道多久,天终于蒙蒙亮了。轩原命令小头领们叫醒大家,时刻候命着。城门开了,轩原他们紧张地等待着其他队伍的信号。
等了有一个时辰,看到南门升起了信号弹,这是广志的信号,果然没让他失望。大家悄悄欢呼起来。过了一会,西门也升起了信号弹,这是承宇。几乎是同时,北门也传来了胜利的信号。
“太好了,等陆离的信号升起来,我们就开始进攻。”轩原兴奋地说,他命令他的队伍都站起来,准备进攻。
可是等了一刻钟,还是没有信号升起。轩原有点焦急。士兵们也开始骚乱了。
“再等一会。”说不定陆离有点麻烦,所以耽搁了。轩原安慰着自己,再等一会。
又过了半个时辰,仍然没有动静。轩原头上冒汗了。他命令一个骑兵悄悄到前面侦查一下情况。骑兵立即出发了。

骑兵刚走,忽然轩原感觉四周围上来一些人,仔细一看,是子虚城的守兵。人数看起来很多,完全把他们包围了。
领头的将领大声说道:“轩原!我看这次你往哪里跑!赶快下马投降吧!”
轩原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命令士兵们排好队形,准备殊死一战。
子虚城的将领大声说:“弟兄们,立功的机会来了!只要抓到轩原,不管是死是活,一律重赏!其余人全部杀死!”
敌方的士兵受到了激励,排山倒海般喊叫着冲过来,天行山的士兵也勇敢地迎上去,双方都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轩原不知道杀死了多少人,可是对方占着人数的优势,武器又比他们精良,士兵们倒下了很多,渐渐有些寡不敌众。看来这次子虚城的县长决心要除掉他,永绝后患。轩原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士兵一个个地倒下,却无能为力。
“大哥,”一个忠诚的小头领大声说,“看来我们是寡不敌众了。我们在这里抵挡一阵,你逃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日后东山再起。”
“你胡说什么?”轩原一边打着,一边说,“我带了兄弟们来,怎么可能一个人回去?要死一起死。”
又打了一会,敌方也死了很多人,可是仍然比他们多得多。轩原的士兵眼看只剩几十人了,被包围在一个小圈子里。
“大哥,求求你,弟兄们还等着你替我们报仇,你不能现在死!赶快逃出去!”另一个小头领几乎是哭着说。
一个小头领大喊一声,砍落一个骑马的敌兵,牵过马,喊道:“大哥,快上马!一定要替我们报仇!”
“大哥,快上马!”另一人大喊一声,杀死了一个想夺马的敌兵。
轩原无奈,只得飞身上马,顾不得说什么,杀开一条血路,冲出了包围圈。
敌方几十个骑兵迅速追上来,可是轩原骑术好,又慌不择路地往前跑,很快就把他们甩得没影了。

不知道骑了多久,轩原让马慢下来,才看清他进了一个荒无人烟的森林。他失魂落魄地下马,坐在地上,想着他的兄弟们,不禁痛哭起来。
明显地,他们被出卖了,敌人事先知道了消息,所以提前埋伏了等着他们。可是,到底是谁?是谁出卖了他们呢?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